城市切换:【繁體中文】

Peter Kwan
Sylvia Wong
Christine Q Xu
昆士会计事务所
佳丽婚介

分享
新闻 >>   中国瞭望 >>  正文

他十几年前被中国国安殴打 如今将陪川普见习近平

来源:纽约时报       发布时间 : 2017-04-06 12:26:45 发表评论

  上月,马修·波廷格在北京一次会议上,他与国务卿雷克斯·W·蒂勒森共同出席了这次会议。

 

  华盛顿——十几年前,马修·波廷格(Matthew Pottinger)在调查商业腐败案件时被一名中国国家安全人员殴打。本周,他将以特朗普政府的最高亚洲政策制定者身份出席特朗普总统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会晤,而特朗普政府目前最缺乏的就是他这种拥有实地经验的人。

 

  43岁的波廷格曾担任记者和海军陆战队队员,目前在特朗普的白宫内占据了颇不寻常,但却并不怎么舒服的一席之地。

 

  他曾在阿富汗担任情报人员,当时是迈克尔·T·弗林(Michael T. Flynn)陆军中将的下属,特朗普任命弗林为国家安全顾问,于是弗林也将波廷格带到了国家安全委员会。弗林因与俄罗斯官员接触并误导同事遭到解雇后,新的国家安全顾问H·R·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陆军中将不顾波廷格与弗林之间的联系,仍然要求他留下。上月,他与国务卿雷克斯·W·蒂勒森(Rex W. Tillerson)一起前往北京,深入参与了特朗普和习近平会晤的议程计划。

 

  “他是一个非常高效的政府角色,他之前从来没有做过任何政策工作,所以这说明了一些问题,”迈克尔·J·格林(Michael J. Green)说,他在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内担任波廷格现在所担任的职务,并且就在国家安全委员会中长期任职所面临的挑战向波廷格提出了忠告。

 

  波廷格的工作范围长期以来已经有了界定:他应该在政府内部收集对亚太地区的各种看法(包括如何处理拥有核武器的朝鲜,并协助将这些看法综合为一个连贯一致的政策,提供给他的新老板麦克马斯特将军。

 

  然而,像其他工作人员一样,波廷格(他拒绝了采访的请求)仍需努力在白宫错综复杂的结构中寻找方向。特朗普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与中国驻华盛顿大使崔天凯建立了一个有影响力的非正式渠道,这个渠道限制了蒂勒森的角色,更不必说国家安全委员会里一个中国领域的中层官员。

 

  主要顾问之间围绕着贸易问题展开了激烈混乱的辩论,这些顾问包括前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银行家,现领导国家经济委员会的加里·D·科恩(Gary D. Cohn),总统首席策略师史蒂芬•K·班农(Stephen K. Bannon),以及强硬的反中国学者,国家贸易委员会主席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 。

 

  在椭圆办公室最近的一次会议上,波廷格沮丧地看着班农和库什纳向特朗普投诉,声称中国故意降低汇率,削弱了美国货物的竞争力(实际上中国已经允许其汇率上升)。根据参与这一交流的人士称,波廷格拉着正站在旁边的科恩进入谈话,科恩反驳了另外两个人。

 

  蒂勒森初次访问北京期间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波廷格与另外三名工作人员坐在前排,聆听国务卿大肆宣扬中美关系需要“相互尊重”与“合作共赢”——这两个词是直接从中国的外交战略里拿来的。

 

  波廷格在几周前写下的备忘录中警告说,这种语言被视为中国在该地区影响力的代码。根据一位支持波廷格观点、并分享了那份备忘录中部分摘录的政府官员说,波廷格写道,在这些方面向中国让步,会让中国相信华盛顿已经接受了相关条件。

 

  和他交谈过的中国问题专家说,他的看法是鹰派的,但也算主流。他认为,美国应该更加坚决地迫使中国利用其对朝鲜的影响力,遏制该国的核武器和弹道导弹计划。

 

  “在朝鲜问题上,我们已经到了请求中国帮忙的地步;我们必须要求帮助,”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亚洲研究项目负责人沃尔特·洛曼(Walter Lohman)说。“在这方面,马特的想法在大部分问题上都是正确的。”

 

  波廷格先是担任路透社的驻华记者,后来又成了《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的驻华记者,他以大胆而闻名。

 

  一位编辑要他调查一位有权势的中国部长和美国一家主要电讯企业高通公司(Qualcomm)的负责人之间的会议,能说一口流利普通话的波廷格大步走过政府大楼门前的警卫,找到了会议室。他站在门外,在美国人离开之后,说服了通常三缄其口的中国官员对他描述这一交易——独家新闻就这样到手了。

 

  但在2005年,波廷格先生离开了新闻行业,加入了海军陆战队。他说,在中国的压抑经历点燃了他心中的爱国主义,令他对自己的国家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在中国的生活可以告诉你,一个非民主的国家能对它的公民做些什么,”2005年,他在《华尔街日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写道。“我看到抗议者在天安门广场被便衣警察拦阻和殴打,当我和一个信源说话时,还遭到政府人员录像。”

 

  在改变职业道路这方面,他的榜样是父亲J·斯坦利·波廷格(J.Stanley Pottinger),老波廷格在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和杰拉德·R·福特(Gerald R. Ford)总统任期内是负责司法部民权部门的律师。离开司法部后,他在纽约开设了自己的投资银行。在纽约,他曾与格洛丽亚·斯泰纳姆(Gloria Steinem)约会,短暂担任过电影制片人,并且开始了作家的职业生涯。

 

  小波廷格的职业转换更加艰难。马修·波廷格入伍那年31岁,对于海军陆战队来说不仅超龄而且超重。为了减肥,他和美国驻北京大使馆的一个海军陆战队员一起在长城上跑步,因为运动量太大,有一次还进了急诊室。2005年底,他开始在弗吉尼亚州匡蒂科的军官候选人培训学校就读。

 

  几年后,作为驻阿富汗的情报官员,波廷格与弗林成了朋友,弗林当时为斯坦利·A·麦克里斯特尔(Stanley A. McChrystal)将军担任主管情报的副参谋长。两人对军方令村民远离塔利班的努力并不看好。他们撰写了一份重要报告,《修复谍报:令阿富汗情报工作重要起来的蓝图》,这份报告一度被深埋在五角大楼内部,但是当他们将其交给华盛顿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the 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并将之发布之后,却引发了轩然大波。

 

  波廷格的表现吸引了戴维·彼得雷乌斯(David H. Petraeus)的关注,这位退役的将军曾是麦克里斯特尔将军在阿富汗的继任者。彼得雷乌斯去年主持了一个仪式,将波廷格晋升为海军陆战队预备役中校。“马特是那种少有的完美人才,”彼得雷乌斯说,“他非常聪明,非常努力工作,是优秀的写作者,而且风度翩翩。”

 

  不再担任现役军职之后,波廷格创办了一家小公司,代表投资者对中国企业进行调查,后来又在纽约一家对冲基金工作。

 

  要想在特朗普白宫变化莫测的形势中取得成功,他得用上所有这些技能。不过,中国代表团本周扔给他的任何事情都不太可能令他胆怯。

 

  正如他于2005年在《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文章中所回忆的,“我在北京一家星巴克里被一个政府的打手迎面打了一拳,他试图阻止我调查一家中国公司向其他国家出售核燃料的情况。”



近期热点新闻:




版权所有 © 天涯信息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用户条约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