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切换:【繁體中文】

Peter Kwan
Sylvia Wong
Christine Q Xu
昆士会计事务所
佳丽婚介

分享
新闻 >>   中国瞭望 >>  正文

江胡只是在表演,习近平是真认同

来源:明镜网       发布时间 : 2017-03-17 22:49:01 发表评论

    就在大部分人都已经不再看好习近平的时候,明镜集团总裁何频在接受美国之音长篇专访中指出,目前有三条路摆在习近平面前,他被体制同化的可能性最大,社会条件不允许他成为独裁者,最小的可能却是最具历史意义的:彻底改革现有体制,让中国融入人类主流文明。

  2016年3月12日,中国研究院在纽约举行第26次研讨会,专题讨论习近平的三条出路,以及他可能做出的选择。多位旅美学者、教授、律师和媒体工作者参加了会议,各抒己见。明镜记者贺兰若、高伐林根据录音整理了发言纪要,并经发言者审订校正,现全文发表於下。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系客座教授张博树:

  江胡只是在表演,习近平是真认同

  何频提出的希望习近平走第三条路,这个事情我们之前也做过。在十八大之前,胡赵基金会在纽约开过一个会,请了不少人来,何老板也参加了。这个会就是隔空喊话,希望新上台的习总顺应世界大势,顺应民主潮流,推动中国政改。今天何频苦口婆心建议他走第三条路,和我们之前的思路是一样的。
 
  但是绝大部分人现在已经把这种可能否定了;从目前所看到的和我们所观察的,习的所作所为和大家的期待完全背道而驰。2012年的时候,我们真的是抱着期待的;但是如果说现在还要再看,还说不明朗,那麽这个判断是站不住的。

  江胡未必在内心里真相信党国那套东西。

  几年下来,习完全拒绝宪政民主,而一心想实现“党国中兴”。作为红二代,他和江胡的认知背景很不一样。让我举个例子:张木生的《改造我们的文化历史观》一书前几年很红,通过这本书你可以看出,这批红二代对民主自由、对西方和“帝国主义”的仇视不是假的,是有一套理论的,是成系统的观点。当然,我这麽说并不意味着习近平本人也有一套成系统的观点,他的背景决定了他没有读过这麽多书。但是习近平会比较认同这个东西,这是他和江胡有区别的地方。

  江泽民具有民国教育背景,英文流利;“六四”老邓把他推到那个位子上,他也是没有办法,如履薄冰,战战兢兢。邓把摊子交给他,他不敢在他手里丢掉。胡锦涛在历次运动中没有受到过太大冲击,就是听党的话,好的辅导员而已,最後阴差阳错地到了这个位子上,变成了如此呆板、弱势的一个人,既是个性使然,也是这个体制的结果。

    江胡未必在内心里真相信党国那套东西,政治表演罢了,但是习近平不是这样——这和他的红二代出身有关。在认知上,习更接近张木生、李零和刘源,相信第一代革命者革命的正义性。这个认知给了他道德上的自信。这样就更可怕,因为有这个自信,做事情就没有道德负担,就没有负罪感——这就和毛泽东当年搞世界革命一样,毛是真相信这个事情,是全力以赴在推动。

  从习近平的认知入手,就可以理解他上台之後的所作所为。他说两个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是有含义的,对习而言,毛当然不是负资产。此外,中国经济世界第二——哪怕只是名义上的,也会给统治者巨大的刺激,觉得他现在可以做事情了。“崛起”这个提法不是习近平上台之後才开始的,在胡锦涛执政的後期,这个东西就有了。《大国崛起》2008年播出,习近平上台之後继承了这种说法,并加以发展。

  个人崇拜是习自己意愿

  我们也承认习近平反贪腐、打老虎力度空前——虽然是有选择地打。这也就是为什麽他上台前两年,老百姓还是拍手称快的。人们叫他“习大大”,作为一种民间反应,也不奇怪。至於说个人崇拜,我是不大赞成说中宣部和刘云山在给他挖坑“阴谋论”的。我宁愿相信这是习近平自己的意愿,他需要这个东西,也在纵容这个东西。

  谈到统治方式的精致化,我每天都看《新闻联播》,这个最令人生厌的党八股宣传,在习近平上台後,报导方式也有改变,力求让老百姓更爱看一些——这是共产党统治手段精致化的一个表现。这种精致化中共已经努力很多年了,习近平上台之後在继续,他们并不像我们想得那麽愚蠢。当然《新闻联播》总的思路——领导很忙、国内形势一片大好、世界水深火热,这个不会变;但是在具体形式上,他们确实做了些改变。

  你也不能说习近平在改善民生方面不努力,现在有一个所谓“脱贫计划”,到2021年中共成立100周年时把中国现有的7000万人口彻底脱贫。人家的提法叫“精准扶贫”,意思是到了2021年,中国每一个地方,县、乡、村,都不再有贫困户——这固然很荒唐,因为贫困或不贫困是个动态概念,怎麽可能到了某个时间,就全国统一都脱贫了呢?

  但是这表明习近平在国内是下功夫的,他知道自己在国际上这麽撒钱,但国内还有7000万贫困人口,这是短板,说不过去,所以一定要补齐。怎麽才能补齐呢?那就是通过行政命令,强行推行。这和当年的大跃进非常相似,自然会导致假大空。

  谈到个人崇拜,毛的个人崇拜有其背景,毛是打下江山的人,不管其中采取了什麽不光彩手段,但是他最终成功了,人们对他崇拜也可以理解。毛到了晚年也是纵容对自己搞个人崇拜,因为他发现赫鲁晓夫就是不搞个人崇拜,所以才被赶下台。

  毛拥有如此权威,都意识到个人崇拜是一定要搞的,那麽就可以想想习近平了。习何德何能,能成为这麽大国家当之无愧的领袖?更何况他自己还有一套想法,想做点事情,成就他的“党国中兴”梦。因此对他的个人崇拜,他不仅仅是纵容,而且还有计划地在实施这件事。他要实现自己的“梦”,就非如此不可,哪怕为此承担风险。

  与美国对抗

  更重要的是外交方面,我以为,我们反对派对党国这方面的动作不观察,不敏感,这样就很难做出全面准确的判断。事实上,习近平上台後,在外交方面做得很大,而且都围绕着一个核心——和美国对抗。

  尽管党国在语言上有两套,一套是外长王毅的公开语言,强调中美之间还要搞“新兴大国关系”,不冲突、不对抗;但是在内部,他讲的是另外一套,这是一场“无声的较量”。党国统治者清楚,中美之间不是简单的新兴大国和传统大国的关系;也不是世界第二要挑战世界第一的关系;在毛泽东时代,中美之间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虽然中国现在不公开讲了,但是党国在内心里肯定还是这麽认为的。

  这倒不是说中共官员还相信共产革命,而是说他们知道,美国还是将他们看作是另类,因为中共还是一党专制,是与美国与西方代表的民主直接冲突的。而且他们还认为,西方就是想颠覆中国。习在国内对自由知识界的打压、对公民团体的打压、对NGO的打压和对外国资金进入中国NGO的限制都是有原因的,他总是觉得西方社会想要颠覆中国。

  过去中共的态度是,我不能让你颠覆,但是我拿你也没办法,因为没有那个能力;但是现在不一样,现在中国是第二了,我不仅不能让你颠覆我,我没准还要颠覆你——颠覆美国做不到,但是党国想在世界上占有更重要的位置,甚至取代美国去引领世界。

  国际局势对习近平的红色帝国也有非常有利的一面。我们之前总觉得党国危机四伏,朝不保夕;但是光看到这一面是不够的,或者说是不全面的。就党国的国际环境而言,美国和20年前相比,的确有向下走的趋势,另外,美国的战略目标太分散,它本来已经意识到中国的战略崛起,所以早就开始重返亚太,但是受到了俄罗斯和其他一些热点问题的干扰。本来俄罗斯在20世纪90年代的转型还不错,後来却倒退到了现在这个样子,越来越有沙俄帝国的感觉了。

  习近平现在的基本战略是联俄制美——虽然中俄合作也有貌合神离的一面,但是因为两国在对抗美国方面有战略上的共同利益,因此不管中俄两国之间有什麽问题,在共同对抗美国这个大战略上是一致的。这样的格局对美国来说当然不利,但是对中共有利。

  综合以上这些情况,习近平为什麽会走第三条路呢?为什麽要舍弃他的党国中兴和红色帝国崛起之途,而向民主派投降呢?我对此不乐观。虽然,我们不能放弃争取和平转型的希望,也不能放弃通过民间压力促使中共内部发生变化的努力,但客观、冷峻的分析总是必要的,它可以使我们的头脑更清晰。



近期热点新闻:




版权所有 © 天涯信息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用户条约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