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切换:【繁體中文】

Peter Kwan
Sylvia Wong
Christine Q Xu
昆士会计事务所
佳丽婚介

分享
新闻 >>   股市财经 >>  正文

西报:经济衰退导致西方世界普遍出现民主衰退

来源:参考消息       发布时间 : 2017-03-13 06:55:52 发表评论

西班牙《起义报》3月11日发表西班牙战略咨询公司经理米格尔·阿里萨雷塔题为《民主的没落》的文章称,当“人民丧失对民主的信任,精英阶层为政治投机抛弃民主规则时”,所谓的“民主”就失败了。

文章称,民粹主义并不是根源。将特朗普的成功归咎于民粹主义是愚笨的想法。他的胜选不过是全球性危机的征兆。其根源要从自由民主本身去寻找。

症结在民主本身

柏林墙倒塌,独裁者下台,各民主派政党在自由选举中取得胜利。从1974年到2007年的30多年间,民主像尘埃般在全世界扩散。美国政治经济学家弗朗西斯·福山在上世纪90年代看到东方阵营倒塌后所鼓吹的“历史的终结”在今天仍触手可及。

在斯坦福大学的著名保守派社会学家拉里·戴蒙德看来,我们正处于“民主衰退”当中。他认为,从10年前开始,民主就在全世界范围内呈现变化的趋势。戴蒙德分析的有关公民权利、选举进程、民间团体和价值观等数据表明,全世界正出现威权主义的趋势。在土耳其、墨西哥、泰国、乌克兰、菲律宾、波兰、匈牙利……甚至是美国,都可以看到民主正在倒退。

文章称,民主衰退成为有关民粹主义的辩论中一股平衡力量。如果我们真的感受到全球性的民主倒退,就能够在理解特朗普的“自恋”时少花一些心思。全球性的问题不能仅用一个地方来解释,否则就会落入对民粹主义的个人崇拜的陷阱。

戴蒙德认为,民粹主义兴起更多的是一种征兆,而不是危机的根源。其真正的症结在于自由民主本身。他指出,向威权主义的过渡往往依赖的是民主进程本身,只有极少数的情况是通过军事暴动。

新威权主义出现遵循的是这样的剧本:人民支持政治家,这些政治家自我表现为他那个阶层的揭露者,他们懂得用人民的语言说话和解读他们的诉求。

一旦上台,这些政治家们就会一步步地破坏制度平衡,重新建立基本权利的天平,扩大他们自己及其代表的集团的权力。

人民不信任民主

戴蒙德认为,当“人民丧失对民主的信任,精英阶层为政治投机抛弃民主规则时”,所谓的“民主”就失败了。

文章称,民主的衰退与2008年金融危机引发的经济衰退同步启动并非巧合。戴蒙德认为,经济的糟糕表现和日益加重的不平等现象,加剧了对权力的滥用和对游戏规则的践踏等问题。在发展中国家,危机加重了盗贼统治的趋势。在发达国家,危机则加剧了社会不平等问题。

鉴于上述分析,有一点令人感到惊讶的是,全世界的激进左派并没有从自由民主危机中获益。但是,中产阶级的最底层人群在投票给带有专制之风的特朗普或埃尔多安时,很可能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独裁统治似乎就是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逻辑后果。只有遵循新自由主义的逻辑,才能找到治理国家的有效方式。戴蒙德认为,民主存在效率问题。寻找共识的过程原则上是沉重和繁琐的。在这些问题中还滋生出一类政治家,他们实际上依靠这个过程的沉重和缓慢而生存,他们因此找到了相反的刺激方式来阻止高效政策的产生。

另一方面,在民主自由的衰变中,只有精英阶层是真正蒙受损失的人,因此至少是在西方国家中,这些人站在了反对民粹主义的立场上。在工薪阶层中,与琐碎生活相比,舆论自由真的是次要的。

戴蒙德坚信,在经济衰退之后民主会加强,他的理论基础是基于塞缪尔·亨廷顿的研究。后者看到了19世纪到20世纪民主的发展、衰退和加强。

值得怀疑的是这种乐观态度的正确性。作为全球民主标杆的美国并非随便任何一个国家。它的暂时衰弱将给民主的传播带来致命后果,会进一步加剧已经开始的民主衰退。

文章称,看不到民主衰退终结的前景也源于经济的前景不佳。虽然并非一定对等,但民主与资本主义之间的稳定关系是在二战后建立的,通过对中产阶级的慷慨馈赠实现。社会体系和信贷制度在未来还能有这样的馈赠是不可能的。



近期热点新闻:




版权所有 © 天涯信息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用户条约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