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切换:【繁體中文】

Peter Kwan
Sylvia Wong
Christine Q Xu
昆士会计事务所
佳丽婚介

分享
新闻 >>   中国瞭望 >>  正文

胡锦涛爲何也有不眠之夜?

来源:明镜网       发布时间 : 2017-03-05 20:50:40 发表评论

    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林彪……个个都要吃安眠药,而且是大量的吃。毛泽东身边护士最为难的就是安眠药问题,给多了有违安全和职责,给少了毛要发脾气。

  老毛吃了药就睡,其他人吃了药,只要老毛要开会,也得撑住了。
 
  胡锦涛是有福之人,大半辈子风平浪静。所有陞迁机会,一个没拉。他什麽都是最好的,从来不犯错误,从来与人没有冲突。无论做什麽、说什麽都是对的。一言九鼎,永远被人捧着。所以他看着年轻,心态也好,也不需要安眠药。

  不过,全部都是鸟语花香的人生,是否有点不太真实?这个世界终於在最後给胡锦涛露了一下峥嵘。

  他鞍前马後的大内总管令计划,要被拿下。这对他意味着什麽?

  他犯错误了!至少是用人不当吧。照江泽民那样太上皇式的退休,他就别想了,因为朝内没人了。他晚年的人气、形象、尊严、尊贵,都将大打折扣。基本上划进了华国锋一类——交出全部权力,高规格终老。当然,面子上比华要强多了,阅兵时还被请上了天安门;但是实际上,我说他被“划进了华国锋一类”,是有根据的——华国锋下台後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亲近的同僚、信任的党羽、提拔的下属一个个被打入冷宫,作声不得;胡锦涛不也同样如此吗?

  按人之常情,令计划为胡锦涛起早贪黑,毕恭毕敬,有功劳有苦劳,尽职尽责。不保护谁,也要保保这个贴身的人呀!况且令计划并没有做什麽太出格的事:令的儿子那事能算事吗?令计划与李源潮搞干部摸底调查,能算事吗?干政治的,哪个不是一天到晚都在做摸底研究?

  给胡锦涛摊牌的人,并没有跟胡讨论令计划这个人如何如何,而是说:拿下令是後面来换班的条件。

  每个人对自己的个人利益都是最敏感的。胡的第一反应是不同意,而且相当愤怒。

  保护部下是当官的基本功,道理不用说了。八十年代接近共青团中央和《中国青年报》的一位朋友,给我讲过两段与胡锦涛有关的真人真事:

  胡耀邦担任中共总书记期间,《中国青年报》因一直有“自由化倾向”,上级主管部门有点烦,怨说:你们用着国家无偿给的牌子、盖了大楼,设了几十个记者站,用着德国最新的印刷设备,赚的钱都是你们自己的;设备印刷力超强,外包挣钱又是你们自己的。你们奖金高、福利好,食堂都用专业大厨,菜式齐全,价格奇低,一个电话就送到办公室。办公室还配床(後来男女关系乱了,把床收了)。办一份报纸,国外几个人,你们多少人!满世界吃请,一个个擦着油嘴,打着饱嗝,还是不听话!

  於是中组部、团中央物色了人去“掺沙子”,选派了北大中文系出身的干部胡敬署。他很快当了副社长,并显露强势要做社长,重新组阁。这样就自然威胁了原班人马的利益。

  原班人马干新闻出身,个个都是见过世面的,有“京油子”、“老江湖”、“红二代”。他们有新闻自由的理念,当然个人利益的神经更为敏感。绝非等闲之辈。他们联手动用各种关系、手段——包括法院——居然定了副社长几万元的贪污罪。当时报社在海南岛办实业,副社长是这个项目的主管,几万元的事情哪里说得清楚?反正抄家发现的是他没啥值钱的东西。结果还是给判了七年。而且速度之快,一气呵成。两个年轻经理也跟着坐牢并被离婚。

  这时已是九十年代初,明眼人不用看就知是权斗,副社长想要的是社长那把交椅,哪是钱?上级恼火,简直是刺蝟扎狮子。但又有什麽办法?案子是法院判的,人已经给关进去了。难道派个调查团,把报社法院全否了?再说中青报当时那麽火,给整熄了,谁来背锅?何况官场的人个个能说会道,尤其是报社的人还加上善写,那张嘴你想捂?一个调查要产生多少让领导头疼的文件、申诉?谁愿意来主持?最终又能达到什麽目的?……所以这种官场小冤案,通常是不了了之。

  副司局级的胡敬署,官小命大,早年跟胡锦涛有过一点交集。此时已贵为皇储的胡锦涛完全不需要再去理会这种小得不能再小的事,可是胡常委还是伸出了援手,在情况汇报上批了五个字:“让他先回家”。

  五字拨千斤,就这麽简单。胡敬署就先回家了。与报社法院再无瓜葛,一年後做了国家烟酒专卖局的副局长。报社和法院都好像这事没发生一样,你好我好大家好,怎麽着报社其他领导也是胡常委的老熟人和老部下。

  团中央的干部们事後议论说;锦涛办事仗义、公正、艺术。

  这位朋友讲的另一件真人真事是:

  胡锦涛主政後,任命前团中央常委李至伦为监察部长。李是个工作狂,上任後一口气办了包括陈良宇在内的几十个高官。

  早年简朴的胡耀邦的茶杯就是一个罐头瓶子,李至伦也类似,每天上班拎进拎出的黑包里,就是一个罐头瓶子、两包烟、笔和笔记本。他的作风是边抽烟、边喝茶,从早到晚找人开会、谈话,乐此不疲。早上开会,一开就开到中午食堂窗口关闭;下午开会,人们感觉他根本就没打算回家。北京冬天长,无论开会还是谈话,一律门窗紧闭,一干人等吞云吐雾,没完没了。当他拿着笔坐在你对面的时候,你想不认真行吗?这位朋友曾是李的部下,说自己顶不住、得了开会恐惧症而出国,而快满65岁的李至伦在监察部长任上,2006年查出晩期肺癌。

  身患重病加年龄到线,陈良宇又已拿下,李按规定应当回家歇了。老熟人都同情李,说李若没有会开,恐怕很快就不行。话传到胡主席耳里,他心里动了一下,到医院慰问李时当场宣布:李部长不能下岗,把监察部长办公室搬到医院,让他把会开到最後一天。

  如此人道的决定,胜过对症的良药,着实让李多活了大半年——关键是活得有质量。此举让胡在众部下中得分甚高,认为胡就是那种“你给我体贴、我报以效命”的领导。

  有权的人,喜欢权力总是大於规定。权力张显个性、人情,用权的人常常会觉得权力比规定更公正。

  由於胡挺李,你可以在百度上查到去医院探望李至伦的党政军豪华名单,在位和退休大佬一个不少,李至伦俨然成为中国最显赫的部长。而这些正是李一辈子兢兢业业为官,没日没夜开会的追求。

  上面两个故事主人公与胡锦涛的关系,当然远远比不上胡锦涛与令计划的关系。

  令计划要被拿下?简直是欺胡太甚!恐怖的是:这并非无理取闹,这股拿令的力量非常强大。强大到让胡坐立难安。更为恐怖的是:胡当时依然在位,也有强力反抗的力量。这样一来,故事就变得有些惊心动魄了!

  於是,胡失眠了——至少一星期严重失眠。特供的美国安眠药“蓝色梦幻”,虽药力超强,但一吃就上瘾。令计划事件数天後胡再露面时,尽显衰老疲惫。不久他就宣布裸退了。

  事发前的清华老友会上,胡还说过要再干一段时间的。事後不少媒体称胡突然裸退是高风亮节,意在阻止江泽民继续干政。这些人完全是瞎子摸象。

  胡失眠的那些天,到底是什麽样的故事,什麽样子的细节,能够让他一步步放弃了怒发冲冠?放弃了反击?这是中国当下最高的机密。

  极权体制的软肋是什麽?不少人会说是腐败,其实极权体制的重中之重就是权力交替。多豪华的飞机,都有个起飞、降落的“死亡期”。比如老毛死後,“四人帮”没有被一举拿下,後来的习近平上台前薄熙来没有被一举拿下……会是个什麽局面?中国又没有投票这个办法,唯有把对方往死里打。我们应该看清楚了,这些个“一举拿下”都是中国政局的彩票,并没有必然性。所以老毛、老邓从来没有为腐败揪心,却是一直在为交接班发愁。老毛为接班人烦了几十年。

  据姚文元回忆录,林彪出事後,毛手指着周恩来、江青责骂道:“一个总理,一个我老婆,都把副主席抬得天一样高,我也受你们的骗了。”毛思来想去,怕他死後被人算总账,决定让华国锋做总理,江青做党主席。但江青又很让人烦心,也很让老毛烦心。周恩来死後,姚文元写道:中央政治局在讨论总理人选时,提出华国锋,还提出增补江青为中共中央副主席,报送主席的。而老毛又说:“谁提江是谁在害她,逼我早死,你们要拥江,也得等我死後。”足见老毛之纠结。

  後来老邓“隔代指定”的发明,也是摸着石头过河,纠结得不行的产物。它摆不上桌面,写不成文件,回答不了合法性,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中共有几千万党员,几百万干部,为什麽每年还要花数以亿计养这麽一个共青团?共青团设了书记处、办公厅、组织部、宣传部……拖着团报、团刊、团校、团省委、团市委、直到基层团委、团总支、团支部、团小组?

  按部就班的提陞,熬到一个处长通常都50多了。熬到进政治局,基本上都快要搬家到医院了。前苏联就是例子。戈尔巴乔夫前面的几个人,都是快油乾灯熄的时候才当上总书记。领导人的健康不佳、频繁换人,是稳定的大敌。

  当官也是个熟练工种,如果说党干是皇族,团干就是去了自己势的宦官,从就小在党干身边察言观色,学阴招,听使唤。一发现悟性高、懂事快的,立马就用上了。

  除了团中央,中组部内还有一个专门的青干局。花钱算什麽?老邓说了,政治就像下围棋,最讲“大局观”——“稳定是中国的最高利益”。

  早年胡锦涛被北京的青干局登记上了,(习也是,否则後来临时到哪里去找人),招到中央党校学习,在那认识了胡耀邦的儿子胡德平。胡德平把他带到家里去玩就认识了胡耀邦。胡耀邦一上台重组团中央,马上就想起那个清华毕业的帅小夥胡锦涛。

  在团中央的几个书记中,胡锦涛并不出众。老邓挑来的男高音王兆国比他能说,陈毅的儿子陈昊苏比他会写。可是一说一写就暴露了思想,一暴露思想就会有政敌。胡锦涛最後胜出,就是靠那个包藏着技术、修炼、城府的“稳”字。党培养他,要的就是这个。应该说他最後也做了个称职的维稳总书记。

  胡喜欢他的工作吗?事实上其实不那麽喜欢。所有头痛难决的问题,最後都到了他那里,他已经没有人可以推了。什麽“军老虎”,“地头蛇”,“反贪局没福利就分赃款”……每个故事背後必定套着更多的故事、人物、帮派、利益。你若想搞清楚情节,每个故事都似烂电视剧一样又臭又长,难见是非。江青一类的妇人或许津津乐道,受过科学训练的胡哥难免感到无聊荒唐。他若拿不定主意,就要开会。一开会听谁的?不听谁的?真有难啃的骨头,别人都不吭声,最後都塞进他的嘴。他手提御笔,桌子上堆着永远批不完的烂事,心想难怪明朝万历皇帝最後十几年都不去上班了。哪里会有前面五字拨千斤的故事那麽轻松。

  胡所说还可以再干二年,是指不再管具体事务的甩手掌柜太上皇。眼看着击鼓传花的游戏就要把花传下去了,节骨眼上,咚的一声,习近平突然发话:不拿下令等,他就不接花。

  ——於是胡开始了他的不眠之夜。他面临的将不再是文绉绉的文件,是地震、台风,无数不可知的动荡,而他就在震中央。他可以继续执政,也可以让李克强上,但他必须要与很多人斗。胡锦涛不是老毛,这种大动干戈的、战斗的晩年生活,才几天下来,他便身心疲惫。乘着大风未起,他选择了急流勇退。於是习近平还了他一个真诚的拥抱。



近期热点新闻:




版权所有 © 天涯信息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用户条约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