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切换:【繁體中文】

Peter Kwan
Sylvia Wong
Christine Q Xu
昆士会计事务所
佳丽婚介

分享
新闻 >>   中国瞭望 >>  正文

白宫外交新取向:逼迫欧洲同中国对立

来源:多维       发布时间 : 2020-02-18 16:38:40 发表评论

在2月16日结束的德国慕尼黑安全会议期间,特朗普政府派出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和国防部长埃斯珀(Mark Esper)出席。两人告诫欧洲盟友,中国为了获取优势不择手段,美国视其为头号威胁。他们劝欧洲盟友放弃并抵制华为技术与产品,以保持西方独立的网络主权。其中,蓬佩奥甚至宣称,西方正在与一些威权主义政权的对抗中取得胜利。

美国高官这里所说的 “西方”就是特指美国及其欧洲盟友,用于替代包含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但是,在以“西方缺失”(westlessness)为主题的会议背景下,蓬佩奥和埃斯珀刻意强调美欧团结,似乎又有些牵强,因为在欧洲盟友眼里,特朗普抛弃“国际社会”,一定程度上也疏远了部分西方盟友。美国想要将欧洲置于中国的对立面,难度很大。

劝解欧洲盟友,美国拿华为及其5G网络建设大做文章,认为华为和其他中国政府支持的公司是中国情报机构的特洛伊木马。埃斯珀甚至表示,在中国渗透并主导西方重大基础设施的“邪恶战略”中,华为是个“代表”。美国经历数年才意识到华为的威胁,而欧洲可能要花费更长的时间。如果欧美双方不能在此问题上达成共识,北约(NATO)的未来也将受到威胁。

为了配合两人在慕尼黑安全会议期间的游说工作,美国司法部还增加了对华为及其高管孟晚舟的新诉讼,指控华为与子公司合谋窃取美国的商业机密与尖端科技。这算是一种对欧洲国家的施压。而且,美国媒体还爆料,特朗普政府计划于月底出台针对华为等中国企业的新贸易限制,阻止中国获得芯片技术。

可以说,配合慕尼黑会议期间对欧游说,特朗普政府这波舆论公关操作非常及时,其中利诱、恐吓和施压的成分都有。

截至目前,为了游说欧洲盟邦放弃中国企业华为技术,美国基本上动员了所有外交力量。从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国务卿蓬佩奥、国防部长埃斯珀等内阁大员,到以佩洛西(Nancy Pelosi)为代表的国会抗华势力,都曾在不同场合就封杀华为公关游说,但效果一般。

在此次慕尼黑安全会议期间,美国国会议员和特朗普政府官员的说法更为直接,就是要求让欧洲在中美之间做出“我们Vs.他们”这样的二元对立的选择。但是,在拉近或巩固对美关系和疏远中国二者之间,欧洲国家也注重风险评估,平衡其中的利益关系。除了法国、德国和意大利等国不听美国劝以外,最为显著的就是最近脱欧的英国。

封杀华为是出于盟邦安全利益还是美国自己的利益,这也是欧洲盟邦的疑虑。因为遏制华为牵涉到中美未来在数字经济的竞争,归根结底还是经济领导权的问题,其中有多少涉及所谓的盟邦利益,则是另一个问题,毕竟美国看重的始终是自己在数字经济和科技领域的绝对霸权地位。虽然特朗普政府幕僚借华为将中国视为美国的生死威胁(existential threat),但从盟邦的实际反应来看,英国等欧洲盟国依然离不开中国市场和发展机遇。

与此同时,在欧洲盟友面前,除了机械化地围堵和封锁中国技术产品外,美国也没有提出任何替代选项。美国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2月6日在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演讲时也承认了美国这方面的弱势。所以他提出,美国政府会通过控制诺基亚和爱立信等华为竞争对手在欧洲的股份,迅速提供一个“适应市场的华为替代品”。

由此可以看出,特朗普分化欧中关系的尝试难以奏效。

其实,美欧这种分歧早在奥巴马(Barack Obama)执政时期就已开始。尤其从奥巴马执政后期开始,随着习近平执政,美国的全球领导力就受到了质疑。一方面,中国外交上积极有为,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和亚投行建设,强化了中国在亚洲乃至全球事务中的话语权,奥巴马执政8年推行的重返亚太或亚太再平衡战略最终也被空壳化;另一方面,美国棱镜门事件和奥巴马时期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乌克兰危机中的失策,也进一步撕裂了大西洋两岸的传统同盟关系。

而特朗普上台后“退群”和要求盟邦增加“军费投入”,以及威胁对汽车增加关税的做法,也让美欧裂痕越拉越大。

现在,这种裂痕背后最大的不确定因素就是特朗普本人。

即使美国政府,或者其中的鹰派幕僚,包括华府整个保守集团,都有意动用一切可用资源升级同中国的战略对抗,但欧洲的盟友也不确定特朗普本人是否有此意愿。作为一个商人出身的总统,特朗普特别看重短期政治效益,对于战略上的设计基本上不太关心。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当年在特朗普竞选时就曾向他的团队建议“联俄抗华”,也基本上没有被采纳。

对于盟邦和美国分道扬镳,特朗普看得很轻。比如,对于菲律宾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政府在南海问题上的妥协,以及对华为产品与技术的支持,特朗普的第一反应就是:“好事,我们可以省很多钱“。

换句话说,美欧面临一个破碎的“西方”,而在美国内部,也有一个迷失的 “白宫”。所以,美国尝试离间中欧或者孤立中国,始终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最终也很难奏效。



近期热点新闻:




版权所有 © 天涯信息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用户条约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