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切换:【繁體中文】

Peter Kwan
Sylvia Wong
Christine Q Xu
昆士会计事务所
佳丽婚介

分享
新闻 >>   中国瞭望 >>  正文

中纪委巡视提六项建议 中国外交不得不改的问题

来源:多维       发布时间 : 2020-01-14 06:10:19 发表评论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近日集中向社会公布了十九届中央第四轮巡视回馈情况,外交部党组也在巡视范围内。

针对中纪委的“点评”,舆论界更多集中在“选人用人视野不宽”。这一点确实很博人眼球,却并非通篇重点。重点反而在于那一大段看似枯燥的“官话”。

简单地讲,便是中国外交工作人士未能尽善地理解到,今日中国国情所处的新阶段,需要不同于以往几十年的外交工作风格。

据中纪委国家监委网站1月10日消息显示,在向外交部党委反馈巡视情况时,中央第五巡视组肯定了外交部党组“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贯彻习近平外交思想,不断加强党的领导,强化政治建设,稳定发展大国关系,深化周边国家关系,加强与发展中国家团结合作,为开创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新局面作出了贡献”。

不过,巡视组同时也点名批评中国外交体系的一些问题,包括:

“学习贯彻习近平外交思想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不够深入,自觉运用习近平外交思想所蕴含的立场观点方法分析形势、破解难题、服务大局不够,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履行职责使命有差距”;

“落实全面从严治党战略部署不够有力,部分岗位和环节存在廉政风险,压力传导层层递减,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依然存在,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仍有发生”;

“落实新时代党的组织路线不够到位,思想政治工作不够深入,基层党建存在不足,选人用人视野不宽”;

“巡视、审计整改有差距,整改事项未完全落实”。

“认知”才是最大问题

应该说,中国外交体系贪腐、作风类问题是较少的,即使是在涉及对外援助和投资、商务合作领域,也更多的是“存在廉政风险”。毕竟相较于其他体系,中国外交体系在国内没有错综复杂的利益输送关系网。中共十八大以来,除时任外交部部长助理张昆生、中联部四局(非洲局)原局长曹白隽先后于2015和2018年被调查,并没有其他严重的贪腐案例。

因此,外交体系最大的问题,其实在于“认知”层面,在于未能尽善地理解到,今日中国国情所处的新阶段,需要不同于以往几十年的外交工作风格。

要知道外交工作的核心意义,在于配合国情所需,努力构建符合国家利益的国际局势和跨国关系。而对于国情复杂、处于迅速发展过程中的中国而言,外交工作也必须做到与时俱进。

毛时代与邓时代的中国外交

遍览中共建制70年历史,外交工作是完成的相对良好的。

在第一个30年的“毛时代”,彼时中国外交风格是以攻为守的,很大程度上促进了朝鲜半岛和印度支那地区的冲突缓和,且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美国对中国的封锁禁运,提振了新政权的国际威望;且在必要时不畏于战,为保证中国独立发展路线而大胆执行了反帝国、反修正的“两个拳头出击”,为毛泽东“三个世界”理论提供了实现的可能,乃至最终赢得联合国安理会“五常”地位,取得了与羸弱国力并不相衬的政治地位,与美苏形成微妙的三角关系。

而后,在“毛时代”的政治军事社会改革基础上,“邓时代”的中国得以放手建设经济,以历史罕见的数十年长足稳定发展,构建了今天中国厚实的综合国力和完善的产业结构。在这30余年间,外交工作的重点便是落实“韬光养晦”的宗旨,搁置与各国逐渐出现的分歧,确保外部环境总体稳定和善,在既有国际政经框架下将国家利益最大化,尽量“闷声发大财”。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那一段中国外交官不再“开疆拓土、折冲御侮”,而是“息事宁人、广结善缘”,展现出足够的忍耐与亲和,即便发生诸如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中美南海撞机事件,即使美国连一句道歉都不屑给予,即使中国外交官被激昂的国民批为“没有骨气”,也一直服从于彼时国家的发展需求。

再度生变的国内外环境

如今,中国已然铺垫较为坚实的政治、军事和经济基础。在此基础上,当下的使命也就在于进一步完善政制体系,优化治理能力,为了下一个数十年的经济发展重新改革经济结构,乃至推动国际秩序革新,令这个越来愈显得不合时宜的、以西方中心论为根本的战后国际秩序,变得更为多元、更为有代表性。

国家内部发展阶段如是,国际环境亦如是。中国与发达国家的差距正不断缩小,产业升级对各国形成越来愈大的竞争压力,且又有迥异的政制及意识形态。这不可避免地引起各方重视和不少西方人士的敌意。

中美世纪博弈在2018年以贸易战的形式拉开序幕,双方在台海、香港、新疆乃至5G发展等多领域展开攻防战。此时中国面对的并不仅仅是个别政客出于意识形态的指谪,而是有系统的、刻意的舆论攻击,现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和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便是最典型的代表。

一如过去三四十年间中国所处的发展阶段要求其外交工作“韬光养晦”,今天中国所处的发展阶段则有需外交工作更为“积极有为”。

因此,中共十八大以后,北京为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而明确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并为之构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落实一系列被称为“改革开放2.0”的开放性市场改革,以国际进口博览会、支持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等方式,深耕中国市场与国际经济的衔接。

用习近平的话讲,世界正经历“百年不遇之大变革”的深刻变革,而中国也必须“更加积极有为地维护世界和平,更加积极有为地参与国际事务,更加积极有为地促进共同发展”。习近平2014年7月访问拉美四国期间讲出这番话,可谓是中共高层因应时代需求,遂将“积极有为”作为中国外交新的主基调。

中国外交体系的真正问题

因此,中国外交体系今日之问题并不仅仅是“选人用人视野不宽”,也不是贪腐作风,而是能否顺应国情所需,更改过去数十年的外交风格,再度完成转型。

顺应这个思路,便更容易明白中纪委针对外交体系之问题给出的六项建议:

第一,不断增强“四个意识”(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坚定“四个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做到“两个维护”(习近平总书记的核心地位,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这条建议是重中之中,“增强四个意识”是为了更精准地理解外交工作的核心目标,“坚持四个自信”是为了确保在积极有为之前有足够的自信和底气,“做到两个维护”则是为了更好地贯彻中共高层既定的方针。

第二,加强党的政治建设,强化对外交队伍的政治引领,牢固树立大局观念,做到了解大局、胸怀大局、服务大局——这条建议建议与“增强四个意识”相辅相成,是为了让外交工作者更清楚地明白大方向,将自身工作与国家发展所需相结合。

第三,认真履行职责使命。切实增强斗争意识,提高斗争本领——这是为了克服工作中的难题而秉持斗争精神,所“斗”者并非哪个人或是哪个国家,而是诸如怠政思绪、国际压力等一系列挑战。

第四,坚定不移推进全面从严治党。认真履行管党治党政治责任。坚决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严格执行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第五,深入贯彻新时代党的组织路线。进一步完善党建制度机制,强化工作力量,拓宽选人用人视野,不断加强队伍建设——第四项和第五项建议是为了加强中共党员的自律、觉悟和能力,让他们在工作中起到“领头羊”作用,并且与时俱进。

第六,落实巡视整改主体责任,统筹抓好上次巡视整改不到位的问题、本次巡视发现的问题、审计发现的问题和“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检视问题整改工作——这最后一条建议则是为了确保巡视工作的效应能得以体现,避免沦为形式主义。

随着中国国力日强,影响力日盛,无论是身处内地、港台还是海外,无论是中国人、华人还是其他国家的人,都愈发有必要关注中国的情况,因为这势必在未来数十年内影响世界演变进程。在这过程中,中国外交则是一个很好的窗口。

而当世界各国的观察人士将目光投向中国外交体系,研判中共对中国外交人员的要求变更时,中国外交人员自己能否明白其问题、其要求,这也是另一个值得关注的议题。



近期热点新闻:




版权所有 © 天涯信息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用户条约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