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切换:【繁體中文】

Peter Kwan
Sylvia Wong
Christine Q Xu
昆士会计事务所
佳丽婚介

分享
新闻 >>   中国瞭望 >>  正文

经济成长不能跌破6 中国学者主张财政再扩张

来源:中央社       发布时间 : 2019-12-02 15:17:05 发表评论

     年关将近,中国经济成长率是否需要「保6」、能不能保6成为焦点话题。中国学者余永定大声疾呼,不能让经济成长率跌破6%的界线,并主张中国扩张性财政、货币政策没有太过,而是退得太快。
   
     最新一期「财经」杂志,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会委员、经济学者余永定撰文「经济增速已滑至6%,该刹车了」,提出财政状况恶化和经济成长下降若是「两害」, 「宁愿让财政政策导致财政状况暂时恶化,也要稳住经济增长」。
   
    2019年第3季,中国经济成长率6%,创下1992年以来最低。自2010年第一季开始,中国国内生产毛额(GDP)便主要呈现逐季下跌趋势,只有少数几季反弹。
   
    他说,GDP持续下跌形成的悲观预期,导致投资、消费减少的趋势愈加明显,而总需求减少会导致GDP进一步下跌,形成恶性循环。
   
    此外,他表示,GDP和GDP增速几乎是所有经济、金融指标的分母,分母的减少导致所有指标的恶化,就业形势也变得更加严峻。
   
    面对中美经贸冲突,他认为中国此时更需要提振内需带动经济成长,对冲外部的不利环境。
   
    他说,官方决定经济成长速度目标应该看两个指标:一是通货膨胀,一是政府财政状况,从这两者看是否允许使用扩张性财政政策。
   
    外界反对中国使用、或认为至少应该慎用扩张性财政政策的原因,主要包括:地方政府债务已经太高、公司杠杆率太高、广义货币(M2)与GDP之比太高,以及扩张政策会鼓励不良债权、鼓励影子银行的发展。
   
    但余永定认为,这些论据都要「反思」,不要过于高估计其严重性,「不要因为地方债严重,就认为我们的经济增长速度必须降下来,就不能采取扩张性的财政货币政策」。
   
    他表示,只要能够稳定财政赤字对GDP之比,使用扩张性财政政策使经济增速保持在一定水准上,无论当前财政状况有多糟糕,国债余额对GDP的比,最终一定可以趋于一个可以接受的水准。
   
    他还说,中国有大量政府能掌控的净资产,在政府财政出现严重问题时,这些财富可以起到一定的缓冲作用。
   
    对于外界在中国财务问题上的忧心,余永定提出不同思考,认为杠杆率应该多少没有标准;中国的储蓄率高、资本市场不发达,相对其他国家必然会有更高的M2/GDP比率;财政赤字占GDP的3%规定也没有坚实的理论依据;对这些问题要警惕,但不要「自己吓自己」。
   
    回顾备受批评的2008年官方提出的人民币4兆元计画,余永定说,中国的问题是一下子「踩油门」、一下子又「急刹车」,扩张性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指实施了两年就退出,「退得太早、太快」,「经济成长的内在动力还没有形成,我们就撤了」。
   
    他说,贸易战让中国的成长前景雪上加霜,这就要求中国采取更有力的扩张性财政和货币政策对冲贸易战的不利影响。



近期热点新闻:




版权所有 © 天涯信息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用户条约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