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切换:【繁體中文】

Peter Kwan
Sylvia Wong
Christine Q Xu
昆士会计事务所
佳丽婚介

分享
新闻 >>   中国瞭望 >>  正文

从革命党到领导党 习近平眼中的重大政治问题

来源:多维       发布时间 : 2019-12-01 06:10:41 发表评论

前不久结束的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虽然从制度层面给出了事无巨细的说明,也呼应六年前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和两年前的十九大报告之内容,重申了两个百年的蓝图,但外界对于中国未来究竟会走什么样的道路,即将满百年的中共可否真的实现长期执政,中国的现代化对社会主义又意味着什么,一直以来并没有清晰的答案。

围绕四中全会以及外界对于中共、中国和社会主义的诸多疑惑,多维新闻记者专访了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党导立宪制”的提出者柯华庆。在柯华庆看来,四中全会等于回答了外界的疑惑,也给了那些持观望态度的人明确的答案,因为社会主义的方向是确定了的,这条路是毫无疑问的。而在走这条路的过程中,将中国共产党定位为马克思主义领导党是解决社会主义理论的根本。


多维:习近平在关于四中全会决定的说明里,提到有一个重大的政治问题要搞清楚,就是“坚持和巩固什么,完善和发展什么”。如果让你来回答这个问题,四中全会坚持和巩固的是什么,完善和发展的又是什么?

柯华庆:坚持和巩固的是社会主义方向,已经说的非常明确了。以前中共将爱国与爱党、爱社会主义区分开,这次四中全会的决定,包括最近出台的爱国主义教育纲要,已经不做特别区分了。爱国就要爱党,就要爱社会主义,是个统一体,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由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来也一直会走社会主义道路,直至实现共产主义,方向非常明确。

至于你的说的“完善和发展什么”,肯定是强调现代化的问题,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现代化。刚才说了,不能搬用资本主义的现代化去裁量中国,需要去不断探索、不断完善,人与制度的关系就是一个值得完善的方面。社会主义的“治”是制度与人相结合的。

多维:《决定》里提到了根本制度、基本制度、重要制度,三者的具体指向和相互关系是什么?

柯华庆:仅仅在词汇上做文章意义不大,关键在于建构新时代的社会主义话语体系。习近平雄才大略,理论界的学理解读远远不够。我在三年前就有一个判断,中国自中共十八大开始进入到第三个时代,但是理论还停留在第二个时代。现在中国的理论话语体系,很多都是把话说的弯弯绕,不管这种弯弯绕多么精致和华丽,但很难让人从内心接受。

多维:四中全会《决定》里重点强调的“十三条优势”,第一条是坚持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坚持党的科学理论保持政治稳定。很多香港、台湾的朋友看到这里就会反问,为什么中国共产党领导会成为中国最显著的优势?第一条优势的表述,是否有从全能政府向全能执政党转变的内涵在里面?

柯华庆:我从2015年提出党导立宪制的时候就非常明确的表示,中国共产党是领导党。中国共产党是马克思主义领导党、革命党、执政党的有机统一体,其定位首先应该是马克思主义领导党,然后才是革命党、执政党。领导党是最本质的、自始至终的,革命党也是自始至终的。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只是在它掌握了政权之后才开始,并且执政的目的不单纯是执政,还要进行社会革命和自我革命,实现共产主义,消灭自身。

柯华庆:现在理论界都将中共定位为执政党,是在西方的理论全面“占领”中国的时候提出来的,大约是2000年左右,我翻了一下那几年的文章,非常密集的讨论“中国共产党是执政党”。2004年党的十六届四中全会由此将中国共产党定位为“马克思主义执政党”。

中国共产党是执政党就是个事实,从1949年开始就是,甚至于1931年中国共产党就在瑞金局部执政了。着重提“执政党”实际上是个圈套,因为一提执政党,立马就会有人问,你凭什么执政呢?

多维:类似的反问里隐含的问题是,要不要竞选,有没有下野的可能性。

柯华庆:对,“执政党”其实话里有话。而把中共定位为马克思主义领导党,可以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西方理论一般会攻击中国没有选举,这是错误的。西方资本主义是选党,中国社会主义是选党员,然后组成共产党。选择的党员都是各行各业的先进分子,无论德行、能力上都走在前面,这样一群人组成的党,理所当然要带领人民前进。执政党的意涵是党内的党员代表参与到国家政权中,只不过是这个党在国家政权里面起主导地位才叫执政党,这个党的绝大多数党员并没有参与进去。作为领导党的中国共产党是全党,作为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只是党员代表们。

执政党是层级最低的一个定位,这也就是为什么去年1月份习近平提出不能说中共已经从革命党变成执政党了,依然强调是革命党。我想了好几年,现在我明确提出是中国共产党是马克思主义领导党,虽然这个说法还没有被中共接受,但我认为是迟早的事,不解决这个问题,中共的理论就说不通,社会主义理论就不能自圆其说。

将共产党定位为马克思主义领导党才能彻底解决社会主义理论问题,从最开始的领导革命、推翻旧有政权,然后继续领导自我革命与社会革命,最终的目标是共产主义社会,执政是为了更好的革命,更好的去实现共产主义,这一系列的逻辑链条是通畅的。

多维:从决定来看,中国共产党的集中统一领导成为十三个优势里面的第一大优势,统领其他十二个优势。很多人会不解,为什么中共能?

柯华庆:这是社会主义的制度决定的,因为社会主义就是共产党领导建立起来的,与资本主义最根本的区别就是共产党领导人民,社会主义国家的性质是由《共产党宣言》决定的,《共产党宣言》里面的核心是共产党。“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先有共产党后有社会主义国家,可以说社会主义国家是共产党注册的。

有些公知说“中国共产党是没有注册的非法社团”,这是将资本主义价值当普世价值评判社会主义国家。在资本主义国家,共产党常常是非法的,但在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党是光明正大领导和执政的。以前说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是你死我活的,有些极端,但社会主义政治与资本主义政治是不同的我们必须承认吧。

社会主义只有拥有一个强大的政治权力——领导党,才能节制资本家和权贵,实现共同富裕和共同自由,否则就会走向资本主义社会,就会让资本家和权贵来掌控这个社会。共产党拥有强大的政治权力是社会主义的基本特征。

柯华庆:社会主义政权必须节制资本家和各类权贵,这是为什么强者或者自以为是强者的人反感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因:这些“猴”不喜欢还有个“老虎”。资本家和中层官僚对社会主义都不爽,因为这些人想当“老虎”,“山中无老虎,猴子做霸王”,所以这些人喋喋不休想搞资本主义的权力制衡。社会主义的政治权力可以分工,但必须在代表公共利益的共产党领导下,也就是我所说的“党导政分制”,如果走上了法治道路肯定比资本主义制度优越。

你会发现中国官僚体系内部对于社会主义是有抵制的。毛泽东当年为什么搞反右扩大化和文化大革命?实际上反的就两种人,一个是资本家或有资产阶级思想的人,一个是有封建意识的官僚和文人,这些人都是社会中的强者,能量大得很。毛泽东的错误在于他想联合底层人民消灭强者,做过头了,合适的方法应该是通过法治方式对资本家和官僚进行节制,而不是踩在脚下,社会是需要这些人做贡献的,只是不能让他们主导社会,颠覆社会主义政权。

社会主义政治一定是共产党联合底层人民节制强者,不然这些强者坐大后总想把共产党给颠覆掉。社会主义不搞集中统一领导,不搞核心体制,社会主义制度就有可能被颠覆掉。

多维:说到“领导党”,今天中共强调“东西南北中,党政军民学”,党领导一切。事实上,很多人在讨论中国政治体制的时候,经常会谈到上世纪80年代王沪宁、萧功秦等提出的新权威主义。您提到的“领导党”最终导向的,是不是一种新权威主义?

柯华庆:不能这么套用。权威主义实质上还是在资本主义话语圈子里面打转。在“领导党”的概念里,一定要关注“领导”这个词的意思。美国政治哲学家伯恩斯曾提出“变革型领导”概念,将领导区分为变革型领导和交易型领导。变革型领导则是领导者要反映被领导者的意愿,把被领导者的追求与领导者的追求结合起来,同时作为领导者又能提升被领导者的境界。

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就是变革型领导。交易型领导是领导者与选民通过选票进行的妥协和交易,资本主义国家的政治家就是典型的交易型领导。


多维:某种意义上来说,可以理解为对人的一种“改造”。

柯华庆:千万不要用“改造”这个词,应该是对人的引领。人性的复杂在于有高层次需求,也有低层次的需要,有时候想行善,有时候想作恶。所谓“领导”,就是更多把你引到高层次需求和行善,否则共产主义怎么可能实现人的全面发展和共同自由?

多维:这是一种比较理想的状态,现实层面如何操作?

柯华庆:实际上共产党并不是真的完全没有自身利益,而是将群众利益放在首要位置,正如中共宣传的“吃苦在前,享受在后”。这其中的逻辑是,当你只有把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才会有你自己的利益,说白了就是干好你的活儿,后面自然就有你的利益。共产党把自己的利益与人民的利益结合起来,始终以人民利益为先,人民就会一直让你执政,实现长期执政,直至实现共产主义。



近期热点新闻:




版权所有 © 天涯信息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用户条约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