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切换:【繁體中文】

Peter Kwan
Sylvia Wong
Christine Q Xu
昆士会计事务所
佳丽婚介

分享
新闻 >>   中国瞭望 >>  正文

美媒:贸易战真正的代价 特朗普赌注太高或损失最惨重

来源:多维       发布时间 : 2019-08-12 06:40:16 发表评论

在特朗普宣布的这一最新加征关税措施落实之后,几乎所有的中国输美商品都将被加征关税(美国此前已经对2,5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了25%的关税)。因此,有分析表示,特朗普赌注太高。 《世界报业辛迪加》8月12日报道,虽然美国已经在对华贸易中提高了非关税壁垒,不过互相加征关税在当前的美中贸易战中的确是最牵动人们神经的部分,而且互相加征关税很可能令美国比中国遭受更大的损失。

经济学理论表明,加征关税会对进口国消费者和生产者的利益造成超出加征百分比的负面影响。因此,对一小部分进口商品加征25%关税所造成的损失,要远远超过对所有进口商品平均加征3%关税所造成的损失。

很多国家都对一些特定商品征收税率在15%以上的高额关税,这通常被称为“高峰关税”。在大多数工业化国家,被征收高峰关税的进口商品仅占总进口额的不到1%,然而在美国这个比例却远高于1%。

特朗普(Donald Trump)对中国进口商品所征收的关税是具有歧视性的:仅有中国生产商须缴纳高额关税,他们在欧洲、拉美或亚洲其他地区的同行并不按照25%的税率被加征关税。这相当于美国对所有进口商品加征关税,却对除中国以外来自其他国家的生产商进行补贴,发放补贴的资金来自美国消费者支付的高昂价格。

初步研究显示,中国生产商尚未因特朗普的加征关税措施明显调低产品价格。即便他们调低价格,美国消费者所享受到的好处,也会被中国生产商在其他国家的竞争对手的加价策略所抵消掉。

虽然中国也已经对来自美国的进口商品加征了25%的报复性关税,但这对中国经济的负面影响却很可能是非常有限的,因为来自美国的商品仅占中国进口总额的十分之一,中国的报复性关税对中国经济的冲击是微乎其微的,而且中国事实上已经降低了来自其他国家的进口商品的关税。

文章认为,中国政府和中国公司今后在采购关键零部件方面将竭尽全力摆脱对美国的依赖,实体清单将在美中贸易关系中制造一道隐形的鸿沟。由于这道鸿沟仅存在于美中贸易关系领域,届时它所造成的负面影响将无异于特朗普对华加征的高额关税。

经济分析人士指出,在当今这个国际贸易联系如此紧密的世界上,贸易战里面是没有赢家的。特朗普的关税大炮火力全开意味着他在这场日益恶化的贸易争端中的赌注已经太高,而美国很可能会成为损失最为惨重的输家。

另据媒体报道,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美国经济很难独善其身。虽然零售销售和消费者支出数据为美国二季度GDP增长2.1%立下汗马功劳,但占美国经济12%的制造业已经与其他地区一同发出了警报。美国7月Markit制造业PMI终值报50.4,创2009年9月以来新低;其中,出口订单陷入萎缩区间,就业分项指数自2013年中旬以来首次跌破50荣枯线。 此外美国7月ISM制造业指数为51.2,也创下2016年8月以来最低值。IHS Markit首席商业经济学家威廉姆森(Chris Williamson)认为,美国制造业持续面临金融危机峰值以来的最严峻状况,如果情况持续下去,制造业产出年化降幅将超过3%。

华尔街目前担忧的是,制造业疲软会波及服务业领域,这将进一步令美国企业减少投资和雇佣计划,进而冲击美国经济的根基——就业、消费和零售业。富时罗素全球市场研究执行总监阿莱克杨(Alec Young)认为,7月非农就业报告暂时未改变美国宏观经济预期,但特朗普的讲话在给全球经济蒙上阴影的同时将给美国消费者造成不利影响。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中美贸易战负面影响加深,美国小企业开始遭殃。 FT中文网8月1日报道,来自工资单处理机构ADP的数据显示,美国私营部门就业人数在7月份增加15.6万人,而6月修正后的人数为11.2万人。 7月数据略高于经济学家们预期的15万,但低于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的数字。

穆迪(Moody's)首席经济学家马克•赞迪(Mark Zandi)表示,不会令他感到惊讶的是,ADP的月度增长数字2019年跌向10万。 他预计,美国劳工统计局报告会显示,月就业增长14万人,低于6月份的22.4万人,失业率几乎不变,为3.6%。 赞迪表示,围绕美中贸易战的不确定性,已开始从就业数据中显现出来。



近期热点新闻:




版权所有 © 天涯信息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用户条约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