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切换:【繁體中文】

Peter Kwan
Sylvia Wong
Christine Q Xu
昆士会计事务所
佳丽婚介

分享
新闻 >>   中国瞭望 >>  正文

中国政治将切换北戴河时间 七常委或准备动作

来源:多维       发布时间 : 2019-07-16 21:59:56 发表评论

北京时间7月15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到内蒙古考察调研,习近平此次内蒙之行应该说是近期内首位中共七常委地方调研,对比去年这个时间,已先后有李克强、汪洋、栗战书到地方考察。不过,在几日前,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刚刚南下江苏调研经济形势和企业情况。

通常,每年夏季,北戴河会议之前,中共高层都会进行一轮地方调研,了解国内总体形势。虽然,目前还未有其他高层地方露面,料习近平的内蒙之行将是其余常委新一轮地方调研的开场。

在此之前,河北已经早早在做准备。6月末,河北秦皇岛警方发布通告显示,其境内的北戴河区将于7月13日至8月18日实施限行措施,特别禁止运输枪支、弹药、爆炸、剧毒、放射性等危险品和危险废弃物车辆通行。7月初,河北党政一把手携省委常委秘书长、政法委书记现身北戴河海滨地区检查安保情况。

熟悉中国政治规律的人士大概已经明了,又到了权力中心从中南海红墙转移到北戴河海滨的时刻。

对于北半球地区来说,在每年7、8月份,这个天气炎热,精神困顿的季节,休假通常是各国领导人摆脱政务、惬意休憩的美好时光,欧洲和美国的权力中心几乎处于人去楼空的状态,人们可以在网上看到俄罗斯总统赤膊骑马、猎虎钓鱼的“硬汉”形象,也可以看到美国总统骑着单车庄园绕行或是打高尔夫的场景。而甚少暴露个人生活状态的中共领导层也难得褪下政治“束缚”,集体“神隐”,共同相聚在距北京300公里之外的一处海滨——北戴河。

北戴河,从北京一路向东来到河北境内秦皇岛西南15公里处,这里海滩平缓、海岸线较长,是一处天然的海滨浴场,又因此处温度适宜,拥有较为完善的基础设施,成为每年夏季中国境内外最炙手可热的消暑之处。北戴河优良的避暑条件,不但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从20世纪50年代以后的几十年里,这里也成为中共高层每年夏季集体办公、休闲的重要场所,甚至许多重大的政治决策都是在这里产生,因此,北戴河也成为了中国最具政治含义的避暑胜地之一。

但是,近几年,每临北戴河会议之前,各种层出不穷的政治谣言就开始流传,为这处本来就杂揉娱乐与政治的休闲之所赋予更多神秘色彩。外界多认为,北戴河会议办公制度取消之后,其政治色彩逐渐淡化,然而,外界关注北戴河会议的热情并未消减。

今天外界好奇北戴河会议的原因是,除了对日常一丝不苟的中共官员出于窥私心理,更重要的是这项制度本身两兴两止后所形成的今日迷思——北戴河还有没有会议?这是每年夏季关注中国时政的人士以及媒体都会有的疑问,即使这项从1953年就开始确立并维持了几十年的办公制度在2003年被取缔。

所谓北戴河会议是指中共领导人夏季集体办公制度,即中共五套班子(政治局、国务院、中央军委、全国人大、全国政协)领导人每逢夏季都来河北青黄岛北戴河休假办公,退休元老和各省市一把手也齐聚北戴河开“碰头会”。当然,在这样一个休闲之所进行办公也不止是单纯的工作,除了召开会议,进行决策,接待外宾之外,领导人可携家眷随行在这里享受难得的集体休闲。这在中国并非是什么政治办公新模式,往前推一二百年,清朝皇帝也多爱长居圆明园与承德避暑山庄,那里既没有北京的酷热,又不用严守宫中规矩,成为夏季消暑办公的清凉所在。

不过,如今,坊间传闻的北戴河会议已经不再是之前的办公制度,六十余年间,北戴河的游客源源不断,北戴河会议几经跌宕。时至今日,人们只知北戴河会有中共领导人现身,却不知还会不会有“会议”。

北戴河会议的“消亡”与“延续”

北戴河会议的最早期是在1953年至1965年,中共领导层每年在这里边疗养边办公,期间会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或是北戴河工作会议,解决短期内的重大决策问题,例如1958年8月17日至30日,毛泽东主持的那场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制定了“大跃进”运动的各项主要计划以及作出“炮轰金门”的决定。可以说,那是的北戴河会议是观察中国政治的晴雨表。但到1965年毛泽东不再来北戴河,次年,“文革”爆发,中直机关许多干部也被批斗下放,近40所疗养院几乎停办,几近常规化的北戴河会议“悄然消失”。

1984年暑期,邓小平、李先念等大批中央领导人进驻北戴河,中断近20年的北戴河暑期办公制度再次恢复。有一段值得提到的历史是,在这次恢复北戴河办公制度之前,1979年2月4日,《人民日报》在报眼的特殊位置发表了一条消息:中共中央和国务院最近决定,中央机关和军委在北戴河的休养区将拨给旅游部门接待外宾用,中央国家机关今后不用了。这也就意味着中共领导人的曾经住所也正式向游客开放,而做出这个决定的背景是彼时中国内乱之后投入建设,借了不少外资,而北戴河则在当时承担了增加外资流入的功能。

不过这一制度在2003年再次迎来节点。彼时,中国正经历自然灾害及SARS事件的考验,而胡温刚上台,便推新政取消“北戴河办公制度”,以示勤俭、亲民形象。自此,中共高层赴北戴河办公的会议不再见诸报端。

北戴河虽然从形式上完成了与政治的切割,但这片海滨胜地从来没淡出中国政治版图。

在中共北戴河暑期办公制度取消之后,北戴河的定位虽然不再有“为中央暑期办公服务”,但保障中央暑期休养的主旨并未改变。也就是说,每年夏季中共领导层仍可以在北戴河休养,北戴河进入“无会”模式。

也正是这样的转变让外界更加好奇“没有会议”的北戴河,中共领导层会怎样度过。

从2001年以来,北戴河会议的一个惯例是会邀请中国领域内的专家学者前往北戴河休养,并与高层进行高规格的交流。但从中国政治体制运行规律上来说,权力中心集体进入度假模式显然还难以保证机构的正常运行,中国前领导人江泽民曾表示“人们认为我们在这里休假。但事实上,不可能休假,甚至一天也不能。”尤其是对于显露出亲力亲为的现任领导来说,北戴河不可能只有休闲。

事实上,北戴河办公制度在2003年被取消之后,北戴河会议已经从务实的工作模式转向务虚的沟通及人际维护等。正是这种不再透明化的转变使得北戴河这个曾经外界观察中国政治的窗口模糊化,加之习近平上台后,强力推行反腐,祭出一系列雷霆举措让这个在党代会之前的务虚会议显得并非那么平常。

也正因于此,中共前领导层通过北戴河会议施加个人影响力的时机也演变成为元老不满、权斗的政治谣言。

今夏北戴河谈什么

虽然,中国官方释放出信息是,“北戴河会议”已失去传统的议政功能,向度假休闲转向,但可以确定的是,每年中共领导层仍会在7、8月份在北戴河休假,进行非正式会谈。而判断的信号是,中央政治局常委们连续几日不再在中国政治风向标的《新闻联播》中露面,也就意味着:北戴河会议开始了。

开头提到,在河北高层集体出动布局北戴河安保,习近平先行出发赴地方调研,种种惯常动作已经释放出2019年夏季中国政治焦点将切换进入北戴河时间,在今年中国国内外形势复杂之下,非正式会谈会谈什么也成了外界关注的焦点。

多维新闻近段时间曾做出五大预设,认为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摆在中共决策层案头的重大议题将有5个,这也将是北戴河上与会高层“非正式讨论”的焦点,且所有的政策讨论或者议程设置,都将是在“防范风险”这个主导意识的引领下开展。

展开来讲,五大议程设置将有已经持续了一年有余的中美贸易摩擦、 中国国内经济、“黑天鹅”香港修例事件引发的问题、极易被外界忽略,却是中共至关重要的人事议题以及习近平念兹在兹的党建。

也许,包括以上问题在内的若干问题不会在这次集体休假中形成实质性的决策结果,但有这样的方式也是常年在中南海案牍劳形的政要们更自由发表个人意见的难得机遇与放松的时机。



近期热点新闻:




版权所有 © 天涯信息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用户条约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