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切换:【繁體中文】

Peter Kwan
Sylvia Wong
Christine Q Xu
昆士会计事务所
佳丽婚介

分享
新闻 >>   中国瞭望 >>  正文

德语媒体:"世界头号债权国"中国放贷5万亿?

来源:德国之声中文网       发布时间 : 2019-07-11 12:20:34 发表评论

德语媒体称,美、德学者关于中国海外贷款规模的最新报告,可谓“轰动一时”,因为中国的官方数据很不透明。在研究了近5000笔中国的贷款和援助款后,学者们认为,其总规模要比此前的预计翻一番。

(德国之声中文网)《法兰克福汇报》写道,新的研究得出结论: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债权国。文章写道:

“由于中国官方几乎不对外公布向其他国家放贷和投资的数据,这次题为‘中国的海外信贷’(China´s Overseas Lending)的研究结果轰动一时:哈佛学者莱因哈特(Carmen Reinhart)及德国经济学者霍恩(Sebastian Horn)、特雷贝什(Christoph Trebesch)称,中国的海外债权是迄今所知的两倍。北京对其它国家拥有超过5万亿美元的债权,超出世界任何一国政府。”

“为什么这项研究在中国国家媒体引发愤怒回应,不难理解。这项研究称,北京向发展中国家发放贷款的规模和方式,令人联想起19世纪和当时的欧洲殖民国家。像德国、法国和英国一样,中国如今向其他国家发放贷款,作为担保的是来自原材料等贸易商品的收入。这些贷款与北京的‘政治与商业利益’密切相关。”

文章写道,鉴于报告陈述的贷款规模之巨,北京反应敏感并不意外。“2000年,这还仅占世界经济总量的1%,2018年已占到8%。报告作者写道,能与之相比的只有一战及二战后美国的贷款发放规模。”

文章写道:“对于中国的信贷额度知之甚少,与中国经济生活的不透明有关。贷款大多并非在政府间发放,而是在中国与接收国的国有企业之间。这些数据并不出现在官方统计里面。”

“报告称,中国对于非洲等贫穷国家的信贷规模已经超过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这在那些地区给中国带来赞誉。但与国际信贷组织相比,中国给非洲的铁路、道路提供的贷款利率要高得多,从而使这些国家的财政受到压力。”

文章写道:“贫穷的发展中国家曾在1990年代和2000年代获得债务减免。如今,他们对中国的债务平均已达到经济产值的11%。最严重的5个国家甚至达到15%。原油出口国如安哥拉、厄瓜多尔、尼日利亚和委内瑞拉尤其债台高筑。”

“报告作者认为,总体而言,这些国家的债务规模令人联想起上世纪八十年代。当时,墨西哥财长宣布该国破产。如果把中国的‘隐性债务’计算在内,恐怕更加如此。”

中国的贷款——“闭锁的资金循环”

《明镜周刊》写道,来自中国的资本作出了贡献,让世界在雷曼兄弟的冲击波之后免于坠入萧条,与此同时,也引发了一场争议。

文章写道,外界对来自中国的资金流知之甚少。这些资金以何种条件借给接收国、带来何种风险,除了北京政府圈之外几乎无人知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抱怨说,中国向该组织或世界银行这样的国际机构提供的报告是不完全的。而最新的研究报告则显示,特别是贫穷地区的许多国家所借的中国贷款远超过迄今所知的规模。

“(债务)约定让这些国家时常受到很大压力,要以北京的战略利益为导向。许多第三世界国家陷入新的财政危机的风险变大。报告作者之一、基尔经济学者特雷贝什说:‘西方仍未明白,中国的崛起给国际金融体系带来何等深刻的变化。’”

文章提及这项研究的方法。作者们研究了“近5000笔中国贷款和援助款,这些信息来自十余个数据集合,其来源是发展援助组织、银行、美国情报部门中情局”。特雷贝什称,这就像一种“经济考古学”。他与其他作者对信息进行评估,与官方来源对照,然后组合成一幅中国海外资产的全景图。

文章写道:“根据该研究,中国不但向发展和新兴国家输入更多资本,而且,中国贷款也显示出许多特别之处,其中绝大多数对接收国不利。”

“西方政府和多边机构的第三世界贷款大多期限长,利率过低。北京则通常期限短、风险附加费高,这能带来更多的收入。为避免债务违约,中国的贷款合同规定广泛的权利,比如对接收国粮食、原材料或国有企业盈利的准入权。过程中,北京把资金直接引导向负责修建机场、港口、水坝的中国签约公司。由此形成了一个闭锁的资金循环,外国账户不在其中。”

文章写道,这带来一些严重的冲突。除斯里兰卡港口由中国接管之外,在厄瓜多尔,北京获得八成的原油收入,以抵消建造一座巨型水坝工程的费用。在欠下中国外债60亿美元的赞比亚,政府批评人士担心北京想要接管国家能源公司Zesco。在南非,在野党担心该国会陷入债务陷阱,而北京或许会接管经营不善的国有垄断电力公司Eskom。



近期热点新闻:




版权所有 © 天涯信息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用户条约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