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切换:【繁體中文】

Peter Kwan
Sylvia Wong
Christine Q Xu
昆士会计事务所
佳丽婚介

分享
新闻 >>   中国瞭望 >>  正文

台湾“国安五法”修正完毕 下一步防范“外国代理人”

来源:德国之声中文网       发布时间 : 2019-07-11 08:04:00 发表评论

过去几个月,中国将资金注入台湾媒体、深入地方宫庙与村里小区、参与假新闻散播等在台湾引发关注。 台湾的立法机关在通过好几条法律修正案之后,还打算进一步修法,关注台湾本地人是否有协助外国政治势力的情况。

(德国之声中文网)台湾从5月开始推动一系列修法,加强对境外势力渗透台湾的防御措施,到7月为止已经完成“国安五法”的修正。 总统蔡英文7月5日在脸书上宣布,即将在立法院的下个会期,也就是9月开始,努力完成“中共代理人”的修法,严格规范人民、法人、团体或机构为中共进行危害国安的政治宣传、发表声明,参加中共所举办的会议。

从5月开始,台湾政府修订的与国家安全有关的法律条文,包括刑法、国家安全法、国家机密保护法、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等。 推动修法的基进党中常委何澄辉告诉德国之声,之所以要多个法案一起做修正,是因为现行的法律已经有与国家安全相关的条文,透过修正旧条文,不仅可以把过去威权时期订下的条文作法理上的调整,也可以因应通讯数字化之后新型态的问题。

现在已经通过的法律修正案,从对象上区分,可以分为针对政治人物,与不是针对政治人物两种。 针对政治人物,《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修法后,政治人物不得将主权国家定位或是民主宪政秩序当作与对岸进行政治谈判的主体,其他类型的政治谈判也要先通过国会双审议与高门坎公投。 此外,针对曾经接触过国家机密的政治高层,虽然仍是维持一般情况要离职后三年才可以赴陆,但却取消掉可以视情况“增减”的弹性,改成只能延长不能缩短。

针对一般人民,《刑法》修法后将外患罪扩张适用到中国大陆与港澳地区,避开宪法中这些地区的政治意义模糊的问题。 《国家安全法》以及《国家机密保护法》的修法,不但禁止为这些地区发展组织,也加重泄漏或交付机密给这些地区的刑责。 军公教若为中国共产党担任间谍且判刑确定,将剥夺退休俸。 法律也纳入网络上的“共谍”。

宋承恩认为,关于“外国代理人”的法律是否合理,可以分成三个层次讨论: 首先是立法目标、第二是法律语言是否精细、第三是执法机关是否有宽泛适用的空间。 如果台湾有“维护国家安全”的共识,决定立法,过程中必然需要考虑比例原则。 如果不只是言论而牵涉到具体的行为,而且有“立即而明显的危害”这种标准,这时候国家就可以采取自卫权。

他举例: “比如说,有人要运武器到台湾,或是有一批人已经组织起来,在某个地方号召集结打警察等,这就是立即而明显之危害,这样政府就可以合比例的做出措施,比如派遣保安的安全人员或是军队去进行自我防卫。 如果没有到这个程度,比如说政治人物只是谈一谈,那也可以要求他让公众知道这些政治人物在做甚么,以便政治市场自己去淘汰这些政治人物。 至于国家要不要真的用这一条法律来开罚,这是国家的选择,当然背后会有政治代价。 ”

宋承恩承认,国家安全的界定若有模糊空间,将会在执法阶段产生宽泛适用的问题。 但是,他认为比起不立法,不如仔细检讨法律用词、检讨有无符合比例原则: “不能永远卡在这里,因为国家安全的东西后面有很多问题所以根本就不要做,所以维持一个自由放任的情况,我觉得这是完全不负责任的政治主张。 ”



近期热点新闻:




版权所有 © 天涯信息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用户条约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