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切换:【繁體中文】

Peter Kwan
Sylvia Wong
Christine Q Xu
昆士会计事务所
佳丽婚介

分享
新闻 >>   中国瞭望 >>  正文

“中美共同体”若终结 他们该何去何从

来源:纽时       发布时间 : 2019-05-15 12:16:25 发表评论

过去四十年来,无数中国创业者凭借美国客户和资本资源致富,吴世春是其中一位。

如今美国政府在威胁要拿走这一切,这位连续创业者和风险投资人开始从根本上重新思考他开展业务的方式。

他投资的其中一家公司在中国设计和制造时尚产品,然后在亚马逊网站上销售给美国客户。另一家电子烟设备制造商大部分产品在美国销售。第三家为电子产品制造商制造金属材料,40%的产品也出口到美国。所有三家公司都会遭受美国关税的打击。

“我以后要选择以中国市场为主的公司了,”42岁的吴世春说。

“我希望中美能找到更好的相处方式,”他说。“不一定要两败俱伤。”

自特朗普总统上周五提高每年2000亿美元中国出口产品的关税、加大贸易战力度以来,中国政府便采取了对抗口吻。“谈,大门敞开;”官方媒体中国中央电视台周一晚间一则迅速传开的评论说道。“打,奉陪到底。”

相比之下,许多创业者和知识分子却希望能达成协议。中国得以走出文化大革命的极度恐怖时期,部分是因着与美国的往来的推动,作为早期的外交伙伴,美国提供了投资、市场和机会。关于世界最大的这两个经济体之间形成的紧密的经济联系,中国的互联网上甚至传播着一个名词:“Chimerica”(中美国、又译中美共同体)。

贸易战正将矛头直接指向中美国。新的关税一旦长期实施,恐将削掉许多中国企业的一大片市场。

除关税外,特朗普政府内部的贸易鹰派人士正在实行他们称之为“脱钩”(decoupling)的政策,即打破他们如今感到会给美国构成长期战略威胁的关系。贸易鹰派人士希望能让美国企业将工厂迁到更友好的国家。他们还在敦促限制中国在美国的投资,割裂学术及其他联系。

许多中国人眼下在想,两国若是“脱钩”会发生什么。他们质疑随着边界和壁垒高筑,中国奇迹般的崛起能否继续。

“我这一代人,从出生开始,所经历的就是国家经济一路向好,”阿里巴巴早期员工、杭州的互联网创业者冯大辉周一晚在中国社交媒体服务、他的微信朋友圈里写道。

“我们经历了互联网革命,享受着全球化带来的红利,”他继续写道。“而现在,这样的乐观似乎要远离我们而去,一切似乎要戛然而止。”

他们的疑虑不大可能动摇中国政府。大部分政治分析人士认为,唯一有效的压力将必须来自中国共产党领导层内部,但官方声音一律都很坚决。负面评论已被从中国受严重审查的互联网上删除。

但一些创业者仍在表达他们的担忧。

肖宇创办的电商企业迷橙(OFashion)向中国顾客销售来自欧美的奢侈品,他说由于贸易战,去年后半年以来增长缓慢。虽然它只有一成商品来自迈克高仕(Michael Kors)和蔻驰(Coach)这类美国品牌,但贸易战已打击了中国股市,破坏了消费者的信心。

他说,贸易战可能会殃及他向美国投资人融资、甚或让他的初创公司在美国股票交易所上市的梦想。

“作为创业者,我们的命运和国家紧紧绑在一起,”肖宇说。他希望并相信两国能够达成协议。

“中美没有必要搞得那么僵。”他说。

许多人似乎还担心贸易战和政府收紧对私营部门的控制,可能会阻止甚至逆转私营企业的发展。在一个摆脱饥饿才几十年的国家,这种可能性对许多人来说似乎并不遥远。2017年,网上一篇名为《树皮吃法指南》的帖子描述了中国内蒙古地区的人们如何在大跃进的饥荒中幸存。最近它再次爆红,浏览量超过10万。

双方有充足的理由互不信任。美国指责中国造成了严重的失业、窃取企业机密和违反全球贸易规则。中国将其成功归功于人民的辛勤劳动和牺牲,并将贸易战视为美国对繁荣的中华民族的恐惧。

但中国的鸽派人士表示,双方从两国关系中得到的好处,比它们实际承认的要更多。例如,阿里巴巴和腾讯等中国互联网巨头早期从外国投资者那里得到了资金和启发。许多美国公司和投资者也从中国的崛起中获得了丰厚的利润。

希望达成协议的人们担心,中国政府从根本上误判了特朗普政府。中国一家投资银行的一位经济学家表示,在4月举行的三次高层经济和货币会议上,政府官员发出信号,表明领导层对达成贸易协议持乐观态度。

一些人又翻出网上一些关于中美关系的老文章,它们正在快速传播。其中之一是前中国进出口银行行长、前央行副行长李若谷今年1月的一次讲话。他说,包括一些高级官员在内的许多中国人没有意识到,中美关系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他说,这场冲突并不是因为美国受到中国经济增长的威胁,而是因为受到中国的国家主导资本主义构想的威胁。

“这就是制度之争,道路之争,”他写道。“不会轻易结束。”

另一篇广受欢迎、随后遭到审查的文章的标题是《Chimerica分手的原因分析》。文章作者不愿透露姓名,它的受欢迎程度表明,人们越来越认识到两国的冲突不仅限于贸易,可能不会有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

文章认为,中国以低人权为基础的重商主义国家资本主义制度,对美国和其他发达经济体的定价和工资结构产生了负面影响。作者认为,现在美国希望中国改变其经济增长模式,而中国只想购买更多的美国产品,以解决短期贸易失衡。

“5月10号,这个崛起不到20年的Chimerica就此分道扬镳了,”作者写道。“如今,是采用美国规则还是采用中国规则,已经到了决断的时候。”



近期热点新闻:




版权所有 © 天涯信息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用户条约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