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切换:【繁體中文】

Peter Kwan
Sylvia Wong
Christine Q Xu
昆士会计事务所
佳丽婚介

分享
新闻 >>   中国瞭望 >>  正文

英国脱欧阴云下 特蕾莎‧梅的坚毅与无能

来源:多维       发布时间 : 2019-04-14 20:31:25 发表评论

对于英国脱欧,如果要说英国人还有甚么共识的话,特蕾莎‧梅的坚毅大概是大家都不敢否定的。

近来,每当她到欧盟奔走要求押后脱欧限期,以避无协议脱欧之险时,英国媒体都似是理所当然的说她是在“乞求”,极尽轻蔑之意。

她远走在外,保守党内却已开展“内斗”的游戏,而她的疑欧、亲欧内阁成员,也不断发表互相矛盾的意见。明显已失去保守党控制权的特蕾莎‧梅,更要靠工党支持才能通过向欧盟申请延后脱欧的动议。

特蕾莎‧梅至今仍然不屈不挠,在其政治前途的最后一站,为英国有序脱欧奔波,没有人敢质疑她的坚毅。英国政治本已是险途重重,英国脱欧的两派分裂更使其风险倍增。

夹在党争与欧盟之间 脱欧困境难免

在保守党内,特蕾莎‧梅以留欧派身份上台,一直想要争取疑欧派支持。她在2016年上台后的首次党大会发言,就曾强硬指责支持留欧的全球主义者根本不知道“公民身份”一词的意义,根本不是“任何地方的公民”。其措词之强硬,赢得疑欧派欢心,却得失了48%的留欧支持者与党内留欧派,至今其言论也每日在英国媒体上被炒作笑骂。

然而,面对脱欧的经济考虑及如何避免爱尔兰岛上硬边境的挑战,特蕾莎‧梅却不得不向欧盟低头,愿意交付近400亿英镑(1英镑约等于1.3美元)的“分手费”外,也只能对跟欧盟建立紧密未来关系的“软脱欧”安排持开放状态,使她与疑欧派的关系日益破裂。

特蕾莎‧梅在去年7月提出的“契克斯(Chequers)方案”,正为软脱欧打开战线。岂料方案一出,其内阁的两大疑欧派要员──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及脱欧事务大臣戴德伟(David Davis)──相继请辞。在2017年提前大选遭逢败绩、已然势弱的特蕾莎‧梅,与党内疑欧派正式决裂。

在依靠国会多数党执政的英国,特蕾莎‧梅身陷党内政治派系矛盾之中,当然难以应对欧盟坚定一致、老谋深算的谈判策略。在2017年启动《里斯本条约》第50条后的谈判初段,特蕾莎‧梅就已同意将“脱欧”与“英欧未来关系”分开先后谈判,酿成今日即使能有序脱欧,英国前途依然未明的困境。

不过,身陷党内无日无之的争斗,面对欧盟谋略高深与谈判优势,其实换上任何人,也不一定能够做得比特蕾莎‧梅好。

特蕾莎‧梅足让英国政客自愧

今日,特蕾莎‧梅的脱欧协议遭逢百年国会大败、同党议员和阁员倒戈相向成风,而她自己更两度承诺以下台交换支持,最后虽然保有相位,脱欧协议却仍难逃劫运。事已至此,她却绝不言败,坚持争战到最后一刻。反观其他英国政客,特蕾莎‧梅其实理应自傲:

疑欧派大老约翰逊见特蕾莎‧梅承诺下台,就马上以为自己“机会来了”,而转向支持一个他曾形容为“将英国沦为殖民地”的脱欧协议,其机会主义者之丑态,原形毕露。

在野工党党魁科尔宾(Jeremy Corbyn),长久以来只顾当反对党的角色。至脱欧临崖、党内压力不断的最近两个月,才开始在脱欧议题上有所动作。然而,他所坚持的“关税同盟”安排,与特蕾莎‧梅的脱欧协议却毫无冲突──工党的坚决反对,更让部分欧盟官员认为他直到此刻,也只想一心踢特蕾莎‧梅下台,而非以有序脱欧为要务。

不过,特蕾莎‧梅的坚毅之下,也有极多缺失与无能之处。

性格木纳、不党不群 欠缺“软实力”

首先,特蕾莎‧梅一向以独来独往见称,她当国会议员其间也少有参与同党议员的酒会。她不擅交际、语言木纳,更获“Maybot”(取自英语机械人“Robot”之意)的笑称,严重缺乏成功政治人物应有的“软实力”。

此等性格,除了使她难以与意见不同者交好,也让她难以说服英国民众支持──她在2017年提前大选之时,在选前民调高企的情况下,竟让保守党丧失原有国会多数,正是此性格缺失的恶果。

之后,为组成联合政府执政,她只得与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DUP)结盟。后者却是连1998年为爱尔兰岛带来和平的《贝尔法斯特条约》(Belfast Agreemetn)也反对的政党,此举可算是引狼入室,至今更成为其脱欧协议不获通过的主因之一。

只知实干 毫无长远计策

其次,特蕾莎‧梅从政以来皆以处理英国内部事务为主,初时对于欧盟体制与英国在其中的角色只有模糊概念,而欧盟各国领袖对于特蕾莎‧梅这个人也是一无所知。

无知本身不必然是问题,问题却是出于特蕾莎‧梅只知实干,却缺乏远见的无能。

2017月1月,特蕾莎‧梅据闻未有事先咨询全体内阁成员,就发表了著名的兰卡斯特宫(Lancaster House)演说,为“英欧脱欧”定调:脱离欧盟单一市场及关税同盟,以夺回移民政策控制权、自主贸易权,以及不再接受欧洲法院管制。

此一定调无疑是反映了2016年公投脱欧支持者的集体意志,却造成今日脱欧最后难题:如何避免北爱尔兰与爱尔兰之间的硬边境,以及其各种安排带来的种种争议。


进退失据 诚信尽失

特蕾莎‧梅的缺乏远见,也造成她在脱欧困途上的进退失据:

上台后只想一心争取疑欧派支持的她,在脱欧谈判启始后却逐渐走上软脱欧路线,至疑欧派尽数离心为止;

脱欧谈判之初一直视欧盟谈判对手为敌的她,在2017年败选后却处处退让,据称现有的脱欧协议也几乎全由欧盟官员一手写成;

去年11月,她排除万难终与欧盟达成脱欧协议,不顾国内反对坚持硬销,赢得欧盟领袖的信任,可惜她在协议国会首败之后,却突然转向,与疑欧派站在一起向欧盟施压,使她在欧盟眼中诚信尽失;曾过百次公开承诺英国会如期在3月29日脱欧的她,在脱欧协议第三次被否决后,却转向支持向欧盟申请押后脱欧,完全失信于国内的疑欧派。

类似例子多不胜数。面对脱欧本身的内在矛盾,虽然换上他人也不一定做得比特蕾莎‧梅好,但是对欧盟认知不多,又没有长远计策、屡次失信于人的特蕾莎‧梅,却使本已艰辛难行的脱欧路途更无翻身之机。



近期热点新闻:




版权所有 © 天涯信息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用户条约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