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切换:【繁體中文】

Peter Kwan
Sylvia Wong
Christine Q Xu
昆士会计事务所
佳丽婚介

分享
新闻 >>   中国瞭望 >>  正文

科创板与注册制:习近平向权力寻租宣战

来源:多维       发布时间 : 2018-11-09 08:50:51 发表评论

11月8日,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在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金融资本与互联网技术创新论坛”上表示,证监会正在迅速落实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要求。

11月5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习近平亲自宣布将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不断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沉寂几年的注册制改革话题,再次被炒热。

几小时后,中国证监会、上海证券交易所先后表态,将逐步推进完善科创板和注册制的配套措施,研究试点方案;中国财政部做出针对科创中小企业增值税减免的安排。分析认为,科创板和注册制的推出,是完善中国资本市场的重要一环,但具体时间表还未确定,诸多政策细节尚未落实,后期试点的效果如何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发审制的功与过

其实,关于中国资本市场将实行股票发行注册制的声音一直存在,这样的传言在坊间流传甚广。彼时执掌中国证监会的是现任中国银保监会的主席郭树清(2011年10月至2013年3月任中国证监会主席)。据大陆媒体报道,郭树清曾在证监会内部会议上发问:“IPO(Initial Public Offerings,首次公开募股)不审行不行?”

郭树清所问,是针对中国大陆1993年沿用至今的股票发行审批核准制,这一制度虽然几经调整,但其核心是拟上市公司要公布全部发行的材料信息,并符合《证券法》中发行上市的制度标准,所递交材料真实性由中国证监会发审委进行审核,可以说发审委对公司能否成功上市有直接决定权。

按照目前的发审制度,尽管发审委每年换届,但掌握企业上市生杀大权的发审委委员只有7人,至高无上的权力也导致腐败的滋生。

前中国证监会发审委委员冯小树,在2006年6月至2007年4月期间,参与审核通过了27家上市公司IPO首发申请,否决了6家公司首发申请。通过的IPO项目中包括中国平安、招商轮船、长城影视等。其仅用300万人民币(1人民币约合0.144美元)本金,提前埋伏拟上市公司,便非法获利达2.48亿元人民币。案发后被中共纪检部门移送司法。

中国著名经济学家许小年认为,股票发行注册制是建设公正、有效市场的必要前提,是根治腐败的有力措施。看看今日市场即知,审批并未保证上市公司的质量,缺少好公司,股民当然赚不到钱,只能在炒作的游戏中给内幕人抬轿子。

另一方面,发审委工作量十分庞大,导致过会速度十分缓慢,不少中国企业选择到流程更加简便的美国上市。数据显示,2017年发审委审核479家公司的首发申请,其中380家成功过会;同年,有15家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

拟上市企业从申报材料到最终过会需要经历四个阶段:预审、反馈意见、信息预披露和发审会,而其中的反馈意见就要等很久,长的甚至一两年,这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企业融资的进程。

浙江某橡胶制品拟上市公司董秘对多维抱怨,之前因为生产流程不规范,财务核算数据有问题,公司准备相关申报材料就花了两年多。

与之相比较,注册制和发审制最大的区别,就是减少行政审批,降低寻租空间,将市场的交给市场,余下的就是法律法规之下的监管。正因为发审制度带来的弊病,“注册制改革”2013年11月就被写进了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2015年12月中国人大常委会对实施股票发行注册制已有授权。

2016年3月12日,在中共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记者会上,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刘士余表示,注册制是不可以单兵突进的,研究论证需要相当长的一个过程。这也意味着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被暂缓施行。

2018年2月24日,中共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三次会议决定:将实施股票发行注册制授权期限延长二年至2020年2月29日。这就让科创板试点注册制有了最基本的法律依据。

寄予厚望的中国金融改革 “试验田”

11月5日,中国证监会在答记者问中提到,科创板旨在补齐资本市场服务科技创新的短板。中国前海开源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表示,科创板主要是为了支持一些科技创新型企业的发展。因为对于很多创业型的企业来说,目前还没有实现盈利,但是有比较好的发展前景,这些科技企业可能达不到创业板的上市条件,挂牌新三板又很难达到融资的目的,这样设立科创板又成为建设多层资本市场的重要一环。

杨德龙说:“当然科创板的设立一定程度上会分流一部分二级市场的资金。我认为注册制推出之后,交易所不会让大量的企业挂牌上市。新三板推出时也被寄予厚望,但是由于新三板挂牌企业增长过快,几年时间突破了一万家,并且公司质量参差不齐,甚至出现了很多巨亏的情况,还有一些新三板企业出现了被动摘牌的现象。导致新三板整个市场走势非常差,流动性低迷,没有起到为公司融资作用。科创板设立时,要吸取这方面的经验和教训。”

北京某大型创投公司人士表达了对科创板的看好:“在对初创公司进行风险投资前,首先要考虑资金退出机制,而最好的推出机制就是初创公司成功上市,科创板的设立对很多一级市场的投资者来说,无疑是个利好。”

众所周知,美国的纳斯达克是全世界最为完善的创业板,它主要定位于中小高科技企业。除了美国企业外,纳斯达克还吸引了全球优秀的企业上市,分享全球科技创新的红利。纳斯达克采用严格的分层上市制度,做市商交易机制,监管和信息披露都非常严格,并采用一美元退市规则。此外,纳斯达克市场还具有丰富的衍生品交易。试点科创板能否成为中国的纳斯达克还需要看后期的政策支持,尤其是资金支持和制度安排。

香港交易所创业板同样实行注册制,并设立同股不同权的机制,就是为了让一些有特殊股权结构的科技公司上市。对于中国A股和香港股市而言,错过阿里巴巴、百度等公司是一个很大的教训。

中国证监会、上交所均表示,科创板旨在补齐资本市场服务科技创新的短板,是资本市场的增量改革,将在盈利状况、股权结构等方面做出更为妥善的差异化安排,增强对创新企业的包容性和适应性。

英国《金融时报》分析,这份声明似乎暗示:中国证监会有意允许亏损企业或实施双重股权结构的企业,进行首次公开发行股票,而目前这样的企业不符合上市条件。

杨德龙表示,通过差异化的安排,科创板的创立可能会吸引一部分创新创业型的科技类公司上市。可能会成为一些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回归中国股市的新渠道。而对优质的上市公司来说,各个交易所肯定都是有竞争关系的,但是最终选择哪个,关键是看企业的意愿以及市场的状况来决定的。

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天风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煜辉认为,目前看无论是科创板还是注册制都是金融改革的隔离“试验田”。其目的是培育一批与A股现有制度不同的市场参与主体,从上市、交易到退市的制度到中小创公司、投行等金融机构,甚至是普通投资者。

也有市场观点认为,如果注册制在科创板试验顺利,可能会推广至主板。英大证券研究所所长李大霄则认为,在当下的市场环境下,一步到位地取消审批直接过渡到注册制显然条件远远不具备,其间需要一个过程。IPO是否不用审核实际上并不重要,重点是上市公司的披露是否完整准确,假若上市公司疏忽或者造假,上市公司、券商、审计单位及律师事务所是否承担责任,投资者的权益又如何能够得到保障。推进市场化和透明度,同时加强监管和问责,才更适用于IPO的改革。

刘煜辉坦言,中国现行的资本市场运行多年,累积了很多风险和问题,通过科创板实行注册制进行“隔离实验”,逐步纠正原先扭曲的市场机制。注册制改革除了存在一些形式上的限制,更重要的是对于市场主体行为有了更高的要求。 对于普通投资者而言,需要辨别企业的价值,对企业宣传的业务有辨识能力,号称高增长的初创企业,在注册制下上市后,极有可能在很短时间内崩盘退市,这对于投资者的投资能力有很高的要求。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判断,在IPO节奏和退市节奏上,上交所科创板在最初五至十年将主要以扩容为主,在五至十年后将会步入“大进大出”、大浪淘沙的新阶段。

北京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中心主任曹凤岐曾拟文称:“推进股票注册制是一种历史趋势,是资本市场市场化程度提高的必然结果。中国目前实行的股票发行核准制存在很多弊端,所以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如何平稳地从核准制过渡到注册制。”而从目前科创板这个起点来看,中国资本市场的金融改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近期热点新闻:




版权所有 © 天涯信息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用户条约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