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切换:【繁體中文】

Peter Kwan
Sylvia Wong
Christine Q Xu
昆士会计事务所
佳丽婚介

分享
新闻 >>   综合新闻 >>  正文

农民被判13年出狱后获无罪 申请1232万元赔偿

来源:大河报       发布时间 : 2018-10-10 10:54:52 发表评论

2006年6月6日,一个看似特别吉利的日子,却改变了鹿邑县农民陈德起、丁广记的命运。那一天,鹿邑县人民法院以抢劫罪、盗窃罪,判处陈德起有期徒刑13年、丁广记有期徒刑10年。

服刑期间,丁广记因病去世;陈德起历经3次减刑,于2015年2月11日刑满释放。此后,陈德起一直申诉并最终引起有关部门重视。2017年,周口市人民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向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随后,周口市中院撤销鹿邑县法院关于陈德起、丁广记的有罪判决,发回重审。

2018年8月10日,鹿邑县人民法院作出了与12年前审理时截然不同的判决:陈德起、丁广记无罪!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最新采访获悉,陈德起向鹿邑县法院提了出共计1232万余元的国家赔偿申请,而丁广记本人由于已经过世,其家属向法院提出了共计300余万元的国家赔偿申请。目前,鹿邑县法院均已立案受理。

因“抢劫、盗窃”,两农民被判入狱

2005年3月29日深夜,距离愚人节很近。豫东鹿邑县任集乡丁卜村发生一起案件,村民刘翠花家进了贼,“贼人”逼迫她拿钱,并抢走手机一部、彩电一台、VCD一台。

当时,刘翠花的丈夫丁大壮并不在家,次日一早,接到妻子电话的丁大壮从安阳林州市赶回家中。案发第3天,也就是当年3月31日,丁大壮、刘翠花一起到任集派出所报案。

在首次报案陈述时,刘翠花并不能确定作案者的身份,也没有看清面部特征,只看到其中一名作案者胖乎乎的、中等个头,“怀疑是本庄村民丁广记”,作案者是挖开堂屋后墙入室的。 但是在同年4月11日的第二次陈述中,刘翠花又向警方指认了另一名作案者陈德起,原因是陈德起在集上买树苗时被她发现了。“我观察他好久,听他说话声音和见他走路的姿态,又见他同俺村的丁广记接头,才确定是陈德起干的。”刘翠花在陈述中说。

也就是在2005年4月11日那天,丁大壮用手机报警,随后,陈德起、丁广记被抓。4月12日,两人均因涉嫌抢劫罪、盗窃罪被鹿邑县公安局刑拘。同年5月18日,两人被批准逮捕。

2005年11月,鹿邑县人民法院第一次审理案件后作出判决,认为检方指控的抢劫罪不成立,陈德起、丁广记只构成了盗窃罪,判处陈德起有期徒刑3年、丁广记有期徒刑2年。

但是,鹿邑县人民检察院认为此次量刑不当、定性不准,向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2006年5月30日,周口市中院作出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于是,便有了2006年6月6日鹿邑县人民法院第二次审理判决陈德起、丁广记案件的结果。这一次,陈德起获刑13年,丁广记获刑10年,罪名是抢劫罪、盗窃罪。随后,陈德起被送往豫东监狱服刑,丁广记被送往周口监狱服刑。

证据不足,法院最终判决两人无罪

瑟瑟秋风夹杂着寒意袭来,鹿邑县任集乡丁卜村田间的黄土飞扬,秋庄稼已经收割完毕,空旷的农田里视野开阔。站在几千米外的路上,一眼就能看到丁广记的家,他家位于村子最西头。屋后百步之遥的农田里,丁广记的坟头比较低矮,甚至被堆起的花生秧完全遮掩了。

在丁广记家中,其长子丁志杰向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提供了鹿邑县人民法院于2018年8月10日作出的无罪判决书原件。记者从中看到,丁广记的8次供述中,前后矛盾,时而承认参与了作案,时而否认。而陈德起在7次供述中,始终都坚称自己是被冤枉的,没有作案。

2006年9月29日,丁广记被判刑3个多月后,因病去世。而陈德起一直在服刑,直到2015年2月11日,历经3次减刑的陈德起被“刑满释放”。此后,陈德起踏上申诉之路。

2017年8月,周口市人民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向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随后,周口市中院撤销鹿邑县法院关于陈德起、丁广记的有罪判决,发回重审。 一年之后的2018年8月10日,鹿邑县法院再次做出判决:陈德起、丁广记无罪!

最新的这次“无罪判决书”显示,法院结合本案证据、控辩双方意见,综合评析认为:陈德起在整个诉讼过程中均未作有罪供述,而被害人刘翠花的几次陈述也自相矛盾。对比刘翠花的多次陈述,对于其是否看清作案人、看到的是陈德起还是丁广记、作案人如何入室、是谁给她要钱、作案人是否要求要与其发生性关系、作案人的体貌特征、穿着打扮等前后矛盾,无法给出合理解释。

其次,丁广记的陈述时供时翻,且与被害人刘翠花陈述有重大矛盾,不能相互印证,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而且,本案中侦查机关没有提取任何物证;没有进行现场勘查、拍照来印证被告人挖洞入室的事实;没有提取任何与犯罪有关的痕迹证据,比如脚印、指纹等;没有追赃。

法院最终认为,现有证据均为相互矛盾的言词证据,全案证据无法形成完整的证明体系,不能得出陈德起、丁广记实施犯罪的唯一结论,遂作出无罪判决。

陈德起、丁广记(家属)已申请国家赔偿,法院已受理

“这个家完全变了,3个孩子都20多岁了一直没能成家,大孩子都快30岁了,就因为他爹这个事,连对象都没谈。”10月9日上午,鹿邑县任集乡丁卜村的家中,丁广记的妻子张翠莲对前去采访的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说。

据丁广记的家人和同村村民回忆,丁广记的父亲去世较早,大约在丁广记结婚成家一年后,他的父亲就去世了。实事求是地讲,丁广记平时确实有些游手好闲,喜欢吃吃喝喝,但远没有到抢劫盗窃的地步。“他胆小得很,夜里大门都不敢出。”张翠莲说。

丁广记家中的老屋已经破败不堪,现在为了3个男孩将来好找对象,家里几年前借钱新盖了楼房,但房屋内陈设简单,甚至还有屋子连墙壁粉刷都没有做。丁广记的次子丁深圳身患溶血性贫血,脸色蜡黄消瘦,为了给其治病,家中已倾其所有。

在村子里,记者试图找到当年受害人刘翠花一家,但村里人对此事三缄其口,不愿多提。

与丁卜村相隔大约3公里,是试量镇程庄村,陈德起的家住在这里,但其家中也是只留下一个破烂的院子,里面杂草丛生,早已无人居住。他的一位邻居说:“他(陈德起)家人都在外地打工,家里没有人住,对陈德起也没啥太深的印象,反正每次见到时,感觉人还差不多。”

记者从有关渠道获悉,陈德起目前已经正式向鹿邑县法院提出6项共计1232万余元的国家赔偿申请,而丁广记的家人也向法院提出4项共计348万余元的国家赔偿申请。目前,鹿邑县法院均已立案受理。

10月9日,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采访鹿邑县人民法院的多名法官证实,申请国家赔偿一事正在办理中,目前尚无其他进展消息发布。

此外,在宣判陈德起、丁广记无罪后,鹿邑县委高度重视,立即召集县委政法委、县纪委监察委、县委宣传部等有关单位负责人会议,要求相关单位面对事实、正视问题,充分为陈德起、丁广记家属考虑,迅速做好以下三方面工作:一是由县纪委监察委组成调查组依法启动调查追责问责程序;二是由县法院两名副院长带队分别到两家进行慰问,并正式道歉;三是县法院负责立即启动国家赔偿程序。



近期热点新闻:




版权所有 © 天涯信息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用户条约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