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切换:【繁體中文】

Peter Kwan
Sylvia Wong
Christine Q Xu
昆士会计事务所
佳丽婚介

分享
新闻 >>   中国瞭望 >>  正文

习近平连说三个“逼人” 李克强却泼冷水

来源:NTD       发布时间 : 2018-06-01 15:35:09 发表评论

      中兴通讯事件遭美国制裁事件,暴露出中国科技业核心技术短板,连日来引发中共朝野辩论。在近日召开的中共两院院士大会上,李克强首度对如火如荼的〝科技大跃进〞赶超战略发声泼冷水。

 

  5月29日,在中共两院院士大会上,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首次对如火如荼的〝科技大跃进〞赶超战略泼冷水。

 

  日前在北京举行的中国科学院及工程院院士大会开幕式上,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再次就关键核心技术自主表态,连说三个〝逼人〞,〝形势逼人,挑战逼人,使命逼人。〞并多次提到创新。

 

  他说要〝在关键领域、卡脖子的地方下大功夫,集合精锐力量〞,尽早取得突破,实现关键核心技术自主可控。

 

  中兴通讯因违反美国禁令4月16日遭到美方制裁,5月9日中兴便宣布公司业务停摆,至今仍生死未卜。在这种情况下,习近平的上述讲话,引发关注。

 

  自中兴事件发生后,截止目前,习近平已经6次发声,敦促科技部门实现核心技术方面自主创新,加快核心技术突破,而就如何推进自主创新战略及加快核心技术突破问题,在中国朝野爆发了旷日持久的政策大辩论。

 

  中兴事件发生之初,人民日报刊文称,中国〝将不计成本地加大芯片投资〞。随后即有媒体消息称,中国将对2014年成立的一个专项基金增资5000亿元,从而成立一项总投资达1万亿元的新基金,专注于支持中国本土芯片生产技术。

 

  据称,面向的三个领域,包括记忆芯片、集成电路设计和复合半导体。

 

  不仅如此,在中国民间,一些企业大佬纷纷表示,要〝跨界〞进入芯片产业。此外,一些地方政府也加快上马集成电路基金。

 

    李克强对〝科技大跃进〞泼冷水

  但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对如火如荼的〝科技大跃进〞赶超战略似乎并不看好并首次发声泼冷水。

 

  5月29日,在中共两院院士大会上,李克强向中国科学界精英发表讲话,他说,〝不能总想抄捷径〞〝基础研究属于发明创造,行政规划不出来,要尊重科学规律,不能总想抄捷径〞。

 

  他强调,〝应用研究要推动创新融通发展,依托‘互联网+’和‘双创’,促进大中小企业、科研院所、高校和创客协同合作,推动研发国际合作,催生更多符合市场需要的创新成果,加快转化为生产力〞,〝要深化科研领域‘放管服’改革,培育创新生态〞。

 

  中国经济学家吴敬琏在清华大学的一个小范围的学术会议上,也曾表示,〝不惜一切代价发展芯片产业的口号很危险〞。

 

  吴敬琏分析说,〝对于我们一个中国人来说,主要的问题是这个争论能不能促进我们自己的改革开放政策落实,从网上的反映看似乎有一种危险,这种危险就是由于这个争论使得这种国家主义更加取得了优势,就是用更大的行政力量去支持我们的有关产业。〞

 

  他举例说,〝比如说有一种口号叫做‘不惜一切代价发展芯片产业’〞,〝我的假说,就是增长方式、增长模式的问题,主要是靠资源投入,而不是靠效率提高。所以要根本解决这个问题,要解决中国增长模式的转变问题。〞

 

  而中国增长模式怎么转变呢?吴敬琏说,〝所要求的条件很多,主要是制度上、政策上的条件,是我们需要在问题上做深入的研究。〞

 

  中国问题评论人士文昭也在自媒体说,技术创新它本质上仍然是一种革命,它需要革命性的头脑、革命性的思维,如果这个社会的文化氛围和教育制度在系统性的消灭革命性思维,这种思维在一切人文领域都不能得到体现,在政治上也不能得到体现,你凭什么觉得在科技上他就能得到体现呢?

 

  北京大学千人计划讲座教授、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谢宁对陆媒表示,中国现在有钱、有人才,但缺乏创新的文化土壤,文化环境压抑了创造力。

 

  北京经济学教授胡星也对美国之音分析说,芯片不但涉及到中国的发展模式和创新体制。还因国家没有信仰,只崇尚权力和金钱,没有契约精神和诚信概念。在一个盛行自我吹嘘、同时人们说话都胆颤心惊的地方,要在芯片方面自主创新不现实。

 

  清华吴敬琏说,他曾在信息谘询机构里面工作过,这个芯片问题政府非常重视的,问题似乎并不在于给钱没有给钱,3年前建立的半导体芯片基金规模是4000亿,像清华大学紫光一个收购动作也是想在芯片发展上建立丰功伟绩的,但是效果并不好。

 

  多维网则称,中国一直在支持〝中国芯〞的研发项目,遗憾的是最终让这个〝亲生儿子〞成了〝扶不起的阿斗〞。

 

    每年万亿研发经费哪去了?

  事实上,有关中国芯片问题,早在十几年前,大陆官方就在宣称攻克了大量芯片关键技术。

 

  中兴通讯曾被宣传是〝深圳的骄傲〞,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2000年亲自去中兴,大谈〝自主芯片〞的开发,但1999年,江把这一开发项目交给自己的儿子江绵恒主导的同时,也在大搞腐败。

 

  江绵恒以中科院副院长身份,指挥了中科院、国防科工委、科技部、工信部、上海市科委等众多部门进行〝芯片〞的开发,江绵恒自己也亲自下海想在上海抢建〝芯〞都,但当时相关领域曝出许多骗取科研经费的假发明、假专利、假创新。至今仍没搞出名堂。

 

  另有网络文章揭,实际上,中国每年在半导体领域早就砸下了血本资金,规模数以万亿计。

 

  全球顶尖的自然出版集团在2015年发布的《转型中的中国科研》白皮书中曾指出:

 

  中国现在的研发投入和科研产出均居于世界第二位,研发投入强度已与英美等发达国家相当。中国在2017年总投入达到1.75万亿元,仅次于美国。也就是说,科研投入不存在资金缺少的问题。

 

  每年万亿的科研经费都花到哪去了呢?陆媒2016年曾报导,过去数年间,全国科研经费大概只有40%是真正用在科技研发,60%用于开会、出差。

 

  另外还有不断更新设备,包装概念攒项目,套取课题经费。有些重大课题动辄上百上千万,资本的诱惑大过踏实搞科研。但是砸下巨额科研经费后,技术创新却收效甚微。



近期热点新闻:




版权所有 © 天涯信息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用户条约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