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切换:【繁體中文】

Peter Kwan
Sylvia Wong
Christine Q Xu
昆士会计事务所
佳丽婚介

分享
新闻 >>   中国瞭望 >>  正文

武统台湾 兰德公司揭中国军队两大致命缺陷

来源:多维       发布时间 : 2018-04-14 15:32:15 发表评论

时隔多年,中国海军将于4月18日在台湾海峡举行实弹演习,在两岸关系因美国《台湾旅行法》而趋于紧张的大背景下,很难不令人想起曾经的台海危机。与此同时,中国网络上充斥着“武统”台湾的声音,此时军演更令人遐想。

众所周知,两岸关系从来都不止是简单的中国大陆与台湾的关系,尤其是进入21世纪以来两岸实力差距不断扩大的今天,在很多人看来所谓台海关系实际就是中美关系。无论是和平统一还是“武统”,都很难绕开美国。

前中国解放军南京军区副司令、陆军中将王洪光,是中国军方主张“武统”的鹰派。近日公开发表了一系列文章谈及“武统”台湾,称中国的“武统”从来都将美国考因素考虑在内,并提出了应对美国干涉的三大措施。

《兰德报告》中的中美战争

对于中美之间的冲突,2016年美国著名智库兰德公司为美国国防部全面推演了中美军事冲突的各种后果,推出了长达46,000字的报告——《对中国开战的全盘分析》。报告中列举了中美开战的“五大火药桶”:

中日在东中国海围绕争议领土的冲突,而美国声称其与日本的防御条约也适用于此;在美国和平解决争端和公海自由的极力主张面前,中国在(和对)南海竭力要求实现其领土主张的困扰——例如,针对菲律宾或越南;中国、韩国或美国军队在朝鲜崩溃事件中不协调的军事干预;中国大陆武力胁迫或夺取台湾的威胁;海上事故,例如击落飞机,原因是军队执行任务的地方近在咫尺,可能是在中国宣称其享有主权的专属经济区、美国却声称是公有的水域。

中国大陆“武统”台湾名列其中。但在兰德公司看来,“美国可能甘愿坚决斗争去阻止中国获取对南海的控制权,而面对美国这种决心,中国可能会寻求和平解决。相反地,与美国阻止中国武力统一台湾的意志相比,中国人防止台湾从中国独立的决心可能会更坚决。”

兰德公司将中美之间的战争分为四种模式——短期高强度战争、长期高强度战争、短期低强度战争、长期低强度战争。在兰德公司看来,无论是四种战争中那一种,中国的短期损失与长期损失都将超过美国。

不过,兰德公司也承认,时间在中国一边,以2015年、2025年为时间节点比较分析,中国的短期损失与长期损失都将减少,而美国将增加,中美损失之间的差距将不断缩小。

最终兰德公司得出结论,“中国军事实力的提高正抵消美国的军事优势,而且因为科技发展有利于常规的反击能力,两国的战争可能很激烈,持续一年或以上,却没有赢家,并且给双方造成巨大的损失。”

中国军力的弱点

中国军事力量进入新世纪以来的发展有目共睹,但与美国的差距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客观存在,并且中国军事力量也有其自身的弱点需要去克服。

2015年,美国智库兰德公司发表了研究报告——《中国未完成的军队转型——评估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短板》。文章中提出了中国解放军的两大类弱点:“其一是制度上的:解放军面临指挥机构过时、人员素质偏低、专业能力不足、以及腐败滋生等弱点。其二集中反映在战斗力上:这些短板包括后勤不济、战略空运能力不足、特种任务飞机短缺、舰队防空和反潜能力不足。”

并指出,这些短板的存在,将妨碍中国军队“成功执行中共领导人下达的某些任务,譬如应对涉及台湾的各种突发事件、主张海洋权利任务、保卫海上交通线、以及一些非战时军事行动。”

2012年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上任以来的军改,可以被视为是针对制度上弱点的“对症下药”。在中央层面,原有的四总部不仅取消“总”字降格为中央军委下属部门,还进行了分权,打破了以前权力集中容易滋生腐败的局面。在地方,军区改战区,师改旅,形成“战区主战,兵种主建”的格局,简化了指挥层级,理顺了军事指挥体系。在基层,士官长制度强化了作为军事骨干的士官在基层军事训练与管理中的作用,对于提升人员素质与战斗力作用明显。

独立的联勤保障部队的建立,则是中国军队探索三军联合后勤保障解决后勤保障问题的一次尝试。陆军总部的成立,海军政委苗华出任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部长,北部战区副司令员兼海军北海舰队司令员袁誉柏出任南部战区司令员,打破了中国长期以来大陆军的格局,海军出身的高级军官受到重用,表明了中国对于海军的重视。毕竟前述兰德公司所谈及的“中共领导人下达的某些任务”,几乎全部都需要海军去执行,这是中国在制度层面补齐海权这一课。

战斗力上的弱点,实际就是军事能力的不足,可以简单化为军事装备的不足。2013年运-20重型军用运输机的首飞、2016年的入役,解决了中国战略空运能力不足的问题,告别了满世界搜寻购买二手俄制伊尔-76运输机的历史。以运-20为平台,发展出预警机、空中加油机等特种任务飞机也顺利成章,唯一的限制是运-20的产能。

舰队的区域防空能力,是现代海战与远洋海军必须具备的能力之一。为此,一方面中国大力发展航空母舰技术,实验性质的航母辽宁舰已经服役,第一艘国产航母下水在即,后续装备电磁弹射的核动力航母有条不紊地推进。另一方面,中国大力建造具备区域防空能力的水面作战舰只,在同时开工建造8艘055型万吨级驱逐舰的同时,具备区域防空能力的052D型驱逐舰、054A型护卫舰在建及入役的已经分别达到18艘、30艘,极有可能仍将继续建造。当然,相对于美国仅阿利·伯克级驱逐舰就计划建造89艘,其中65艘在役,差距仍然很大。

至于反潜作战,自一战以来就是各国海军尤其是远洋海军的必修课。最新型号的054A驱逐舰、056A护卫舰,都明显加强了反潜能力。反潜利器——攻击型核潜艇方面,美国情报机构猜测中国095型攻击型核潜艇已经服役。在4月12日电阅的中,093型攻击型核潜艇公开亮相,以中国核潜艇部队装备一代才曝光上一代的传统,095型入役确定无疑。

中国版P-3C“猎户座”反潜机——以运-8飞机为平台的高新6号反潜巡逻机,2012年已经研制成功。2017年中国媒体在报道海归科学家、吉林大学黄大年教授事迹时,就曝光了“固定翼无人机航磁探测系统工程样机研制成功,填补了国内无人机大面积探测的技术空白”,所谓航磁探测系统既可以用于探矿也可以用于反潜,是反潜巡逻机真正的技术难关,掌握这一技术的国家屈指可数。

2017年7月30日,在中国北部省份内蒙古的朱日和基地举行的庆祝中国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可以被视为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对于陆军、空军、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及联勤保障部队军改成果的检阅。2018年4月12日,在海南附近海域举行的海军阅兵,则可被视为习近平对中国海军军改成果的检阅。

从朱日和的空中突击梯队、信息作战群等新方队,到南海的航母打击、远海作战等集群,中国军改无疑是令人满意的。

三大措施应对美国干涉

在中国军力崛起的大背景下,美国军力部署重心向亚洲太平洋沿岸转移的同时,美国在亚太地区也在收缩防线,将美军从已经处于中国打击范围内的第一岛链撤往第二岛链,以免在未来的战争中一开战就遭到重大损失。兰德报告也承认,在中国近海与中国开战,美国很难占到便宜。

美国的这种趋利避害的收缩,实际给中国的“武统”提供了机会,阻止美军靠近台海或在美军反应过来之前解决战斗。由此,王洪光中将提出了应对美国干涉的三大方法。

首先是将“台湾本岛与相关战略战役作战海域通盘考虑”。本质上,这就是所谓的“反介入/区域拒止”战略。

岸基航空兵、火箭军为台海战场提供遮蔽,掩护中国航母编队前出台湾以东,用航程较近的舰载机掩护陆基轰炸航空兵前出至台湾岛以东1,000千米以远,威慑、迟滞和打击驰援台湾的美军舰队。同时,掩护攻击核潜艇前出设伏和巡弋,用潜舰导弹威慑和攻击美军舰队,并对付敌潜艇,从水下保护航母战斗群安全。掩护登陆台湾的东部作战集团背海方向的安全,使登陆部队在岸基战术航空兵支援下,放心大胆地展开攻击行动。

在王洪光看来,2017年辽宁号航母战斗群经宫古海峡南下训练时,出了宫古海峡30海里就高速南下,实际就是验证战时前出台湾以东的部署时间。一旦开战,24小时内辽宁舰可以部署到位,此时火力打击阶段结束,正好掩护登陆作战。

其次,则是速战速决,不给美日调集重兵的时间。正如前面所说,美军在第一岛链的收缩为中国提供了时间差,当美军调集足够的军队时,战争很可能已经结束。王洪光中将就曾提出,通过火力战、立体战等3天“武统”台湾。

最后,一旦不具备“战略突袭”条件,即转为“联合封锁”,围困台湾使其变为“死岛”。将台海中线推进至台湾西海岸,在台湾上空设立禁飞区,封锁港口,切断海底网缆,干扰卫星通信、导航定位,隔绝台岛对外通信。

“此时战争阴云笼罩着台湾,实际上已经进入了准战争状态。资金加速出逃,进出口停止,经济倒退,社会混乱,人心慌慌,台独当局还能坚持下去吗?这时台湾当局求和,再要求一国两制已经晚了。”



近期热点新闻:




版权所有 © 天涯信息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用户条约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