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切换:【繁體中文】

Peter Kwan
Sylvia Wong
Christine Q Xu
昆士会计事务所
佳丽婚介

分享
新闻 >>   中国瞭望 >>  正文

超出想象!习近平终身制的核心目的竟是

来源:高新       发布时间 : 2018-04-02 18:49:35 发表评论

       一九八七年召开的中共十三大为邓小平以一个普通党员身份继任中央军委主席,特别把党章中关于中央军委主席必须由中央政治局常委出任一条取消。一九九二年筹备十四大过程中,用邓小平女儿邓毛毛的话说,是邓小平一锤定音,元老政治一经完全结束,即恢复毛时代前期的党、军、国一把手“三位一体”。 当时邓小平对所谓第三代领导集体训示内容中还有许多没有收录到公开出版的邓小平文选中,比如他在对江泽民等人谈及总书记兼任中央军委主席的议题时,特别说了未来新老交替时党总书记和军委主席的班也可以同时交,也可以分开交。这就是为什么自江泽民以中央总书记身份兼任中央军委主席之后,党章又经历了数次修改,但显然是为了给退位总书记继续担任任一段时间的军委主席职务的可能性预留“法理“空间,无论怎么强调党指挥枪,党章中都没有再规定中央军委主席必须由党的最高负责人也就是总书记兼任。

  待到江泽民把中央军委主席职务正式交到胡锦涛手上那一天,胡锦涛对江泽民的一番高度评价就是“实现了党的最高领导层平稳过渡,使党内领导人的新老交替正式形成了党内惯例,走向规范化、制度化和程序化。”当时的官方媒体评价说:“(江泽民和胡锦涛的权力交接)意味着领导职务终身制——这个国际共运史上一直没有解决好的问题,在中国共产党内部得到真正解决。中国共产党以巨大的政治和历史勇气,顺利、平和地完成了这个‘为万世开太平’的历史课题”。

  正因为有如上前提,所以去年十月习近平修改后的新党章在中共十九大上出台后,外界自然认为习近平也很有可能沿袭邓小平的套路,步江泽民的后尘,等完成十年两个总书记任期之后,继续留在军委主席位置上一段时间。

  众所周知,当年邓小平以中央军委主席之身实行事实上的“枪指挥党”,先后废黜了两任党的表面上的最高负责人即党总书记。江泽民在十六大上把中央总书记职务交给胡锦涛,继而又在次年三月的全国人大会议上把国家主席职务交给胡锦涛之后,还是以中央军委主席身份充当了一段时间的事实上的最高领导人。

  正因为有如上先例,所以此次习近平为了让自己的国家主席职务连任三届以上没有法理障碍,强行修宪之后,外界媒体即有了“修 宪吃力不讨好留谜团:习近平为何执着一虚职”的疑惑不解。

  日前有香港媒体刊登评论称:  单就习近平延续权力来看,修宪取消任期实际上是最吃力不讨好的。因为习已成功确立自己的〝领导核心〞地位,完全可以比照毛邓江,连任没有任期限制的中共总书记(或恢复党主席制)和军委主席,亦可以如邓小平那样垂帘听政。而且,习近平留任国家主席这个虚职,还令他继续陷于礼仪性国务活动中。他为此还特地找来王岐山出任国家副主席,替他分担这些外交活动。因此,单单延续权力这个目的,似乎不能合理解释习近平这次兴师动众、不顾留下骂名也要一意孤行。

  一位署名郑庆君的评论人士在题为《习近平为什么不效法邓小平江泽民》的评论文章替习近平辩解说:很多人将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与习近平要谋求终身制划上等号,认为习近平破坏了邓小平当年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的规矩。但果真是这样吗?其实所谓主席任期限制规矩,可以说从来都没曾发生过作用。

  邓小平当年以普通党员身份担任军委主席,国家主席不过是个虚名。即便后来邓小平完全卸任一切职务,但还是以某种方式“垂帘听政”,继续发挥着他中共这个政党和中国这个国家的影响力,1992年的“南巡讲话”便是如此,当时他还放话“谁不改革,谁就下台”。

  胡锦涛时代,江泽民在十六大年卸任中共总书记和国家主席之后,还继续担任了两年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的班底中大部分是江泽民时期留下来人。胡锦涛十年,可以说一直笼罩在江的阴影之下,当年“九龙治水”说法绝不是夸大其词,政令不出中南海,导致中央对官员约束不力,各种权力、利益集团勾结,贪腐横行,最大的问题是,中国社会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习近平之后的反腐运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中国的政治生态,这一点是抹杀不掉的。

  这位郑庆君先生认为:习近平不愿意效仿邓小平和江泽民,延续中国政治的非正常状态。这跟中共十九大明确将“党领导一切”写入党章一样,丁是丁,卯是卯,这是习近平的性格使然。他不愿意延续这种不伦不类的政治形态。……到本世纪中叶全面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要实现这一宏大目标,不是那么容易的,是需要“撸起袖子加油干”的。怎么干?会不会走歪了,或者难以为继,这些都不是没有可能。通过一个强有力的领导集体,来确保政策的稳定性和延续性,可以说十分必要。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可以消除很多不确定性。如果不打破国家主席任期限制,习近平要么只能选择在五年后到点退休,很难相信光凭影响力就能让他现在的改革举措能够得到延续;要不就得走邓江老路,半退半不退。

  与其遮遮掩掩,名不正言不顺,还不如大大方方,延长任期以实现政治雄心和抱负,完成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同时培养出优秀的接班梯队,实现权力的代际交替。届时再功成身退,何尝不是好的选择?

  如上所引述的分析内容无论是否与习近平自己的所思所想相吻合,但笔者十分同意其中“与其遮遮掩掩,名不正言不顺,还不如大大方方,延长任期以实现政治雄心和抱负”的说法,至于所谓的“延长任期”是否可以和“终身制”划等号, 用当年毛泽东的权力历程解释再简单不过。

  正所谓中共党章中现在没有,过去也没有规定过党的最高负责人的任届限制,更没有写明党的最高负责人实行“终身制”。但毛泽东在位直到病死的事实被邓小平解释为“事实上的终身制”,当年无论是邓小平还是彭真,无论是陈云还是习仲勋,他们齐声赞同的八二宪法中关于国家领导人任期和任届制度的条文,针对的就是毛时代的“事实上的终身制”。

  另外,这位郑庆君先生为习近平所做的辩解仍然还是没有回答出习近平为什么执意要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的问题。既然他习近平只相信自己长期留任,而且是名正言顺地长期留任才能保证他的“到本世纪中叶全面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圆满完成,那么只要连任许多届党的总书记和军委主席即可。

  去年七月中共十八届六中闭幕之后,笔者即发表《领袖地位一经确立习近平二十大断无退位可能》,认为以习近平正式“封核“为标志的六中全会决定表明了近平平已经做好二十大绝不退位之准备的最有力证据就是其“核心地位”确立之后立刻又向“领袖地位”迈进。而现在回想起来,也正是从那个六中全会开始,中共政权的宣传机器即已经开始为习近平的“长期执政”大做舆论铺垫,把习近平的“核心地位”演进至与毛泽东并列的“领袖地位”。把习近平的“领袖地位”说成不但是中国党和中国人民的需要,而且是整个世界的需要。当时的人民网上刊登的一篇文章《中国共产党的郑重选择——论六中全会明确习近平总书记的核心地位》赤裸裸地吹捧说:当今世界正在发生重大而深刻的变化。当代中国正在进行重大而深刻的变革。中国正在进入世界舞台中心,中华民族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更接近实现伟大复兴的目标。这是一个风云际会、成就大业的时代,这是一个需要雄才大略的政治领袖也能够造就这样的政治领袖的时代。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主题重要、意义重大、成果丰硕。最具标志性历史性意义的成果,就是明确了习近平总书记的核心地位,正式提出“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信息一经公开,党心大振、军心大振、民心大振,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一片欢腾。历史一定会不断证明: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这个决定,是中国共产党的郑重选择,不仅将造福中国,而且将影响世界。

  重温一遍人民日报当时的这篇社论内容,就不难发现,习近平在自己党内长期核心地位和国内终身领袖地位已经确立的前提下,在党章和宪法里都已经明确了他习近平的思想是中共更是整个中国的指导思想,宪法正文中也把毛时代“文革“宪法中的党的领导地位重新恢复的前提下,仍然还要执着地把国家主席任届限制取消,以令自己在未来继续连任N届党、军最高领导人的同时也能”依法“连任N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最重要的、最核心的考虑因素就是要共产党总书记的权力和职务是用来”造福中国“ 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的名分和地位是用来”影响世界“的。



近期热点新闻:




版权所有 © 天涯信息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用户条约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