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切换:【繁體中文】

Peter Kwan
Sylvia Wong
Christine Q Xu
昆士会计事务所
佳丽婚介

分享
新闻 >>   股市财经 >>  正文

全球银行或裁员或降薪 这四大银行要裁员2万

来源:券商中国       发布时间 : 2018-02-22 07:37:34 发表评论

不断关闭网点的可不仅是中国,这一现象正在全球上演。关闭网点的副作用则是部分银行职员正身处在暂时失业的境地。

今天一则消息令人颇感震惊,澳洲国民银行(NAB)宣布在3年中裁掉6000名全职员工。乍看之下,可能会觉得银行体量大员工多,6000人也不必太过大惊小怪。

但实际上,这6000人已经是澳洲国民银行18%的员工。从占比来看,这绝对是一个足以令澳洲国民银行全体员工闻风丧胆的数字!

而这才只是开始,包括国民银行(NAB)、澳新银行(ANZ)、联邦银行(Commonwealth)与西太平洋银行(Westpac)在内的澳洲四大行都在行动,势要缩减员工体量,2018年预计将有2万名员工被澳洲四大行“踢出门外”。

利润增速下滑,成本愈发难以控制,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我们都知道“活到老,学到老”,但我们到底应该学些什么才不会被时代抛下?

先来说几组数字:

1、澳洲国民银行计划2020年前,裁员6000人,占据全行员工的18%。这代表未来的3年中,平均每天都会有5-6个人被迫离开。

2、这场大规模的裁员,预计将耗费5亿至8亿美元。

3、同时,澳洲国民银行将重新招聘2000个与数据、技术相关的岗位。

耗费8亿也要裁员

虽然近几年,世界各地银行裁员降薪的消息不绝于耳,但敢裁掉近两成员工,这绝对是近年大型商业银行中最具戏剧性的裁员行动。

该行首席执行官Andrew Thorburn坚定地表示,“毫无疑问,对经营来说这是正确的战略。

他表示,“银行业正面临重塑劳动力的压力,用户行为习惯已经改变,所有交易都在线上电子渠道发生,我们不再需要那么多人力了。”

即使耗费高达8亿美元的成本也要坚决裁员吗?是的,这样做的话,到2020年预计总成本将能节省超过10亿美元。

CLSA 分析师Brian Johnson表示,“我们目前处在全球经济低速增长的环境,而银行员工的薪酬增长率要高于通货膨胀率3个百分点,这部分成本势必将会压缩。

大幅裁员的背后是澳洲国民银行的三年战略规划,敢于这般大刀阔斧的改革,其野心不可小觑。

“This is an ambitious and necessary plan. It will enable us to continue to deliver for all our stakeholders, live our purpose to `back the bold who move Australia forward’ and achieve our vision to be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s most respected bank.”——2017年澳洲国民银行年报。

未来3年,该行将会投入大概15亿美元用于改革,期望可以实现四个目标。总之是一副“我做第一谁与争锋”的架势:

1、减少50%的产品,将60%的业务线上化,以此提升用户体验。

2、减少成本,成本收入比达到35%。通过自动化的方式减少采购和第三方成本,实行更扁平的组织架构来更贴近用户。记者注意到,截至2017年年末,澳洲国民银行的成本收入比为42.67%,与目标之间还有7.67个百分点的距离。

3、通过高净值客户提高收入,并获得更大的市场占有率,ROE达到大行第一。从数据来看,2017年四大行ROE的排名,澳洲国民银行已经成功从垫底爬到了第二名。

4、构建响应速度更快更简化的技术环境,以此降低运营和监管风险。

“职业过渡计划”被质疑

澳洲国民银行在披露2017年年报时,宣布了这一裁员计划,并预计这次的员工重组将耗费5亿至8亿美元,由于该行并未披露这一成本的组成,我们将其简化假设这笔成本全部为员工赔付金,这就意味着,平均每位被辞退的员工最多将获得约13万美元的赔付金,当然,现实恐怕骨感得多。

被裁掉总是个不幸的消息,但他们可以得到的承诺是,该行人力资源部主管Lorraine Murphy表示,“我们感谢并珍惜每位员工对公司的付出,并将以行动来表达我们的感谢。”

行动是什么呢?她承诺,6000位离开的员工将获得世界级的支持,协助他们未来实现成功,并启动名为“Career Transition Prgramm”的职业过渡计划,被裁员工在离开后的六个月将得到澳洲国民银行提供的资源与帮助,同时,还将得到3000美元可用于职业培训课程和职业介绍服务。

但不少市场人士对此并不买账,钱少时间短,难以起到实质作用。

澳大利亚金融联合会秘书长Julia Angrisano认为,将被辞退的很多员工在澳洲国民银行工作了多年,他们是澳洲国民银行能够每年盈利几十亿的核心。如果银行真的在乎他们的员工,就应该持续地对其员工进行技能培训,使得他们有能力胜任未来的工作。

她担心地表示,“澳洲国民银行将裁掉6000人,再聘2000个新的技术人员,但没有对现有的员工做任何规划,他们也将会被遗忘。”

四大行市值总额超澳洲股市1/3

从澳洲四大行的情况来看,也都纷纷表示日子不好过得压缩成本,而缩减网点和缩减员工规模就成为了重要的一条途径。

澳洲四大银行预计2018年将会裁掉合计2万名员工,相当于四大行12%的员工将面临暂时失业。

澳洲四大银行的市值总额超过了澳洲股市总市值的三分之一,可见其体量之大,四大行有点风吹草动,整个市场都要抖三抖,这也是为何本次裁员计划引发了大量业内人士的关注。除澳洲国民银行外,其他三家大行也在行动。

澳新银行(ANZ)正在撤出亚洲市场,前两年已经裁掉了10%的员工,大约5000多人。该行还表示,未来线下网点会越来越少。

市场认为,澳大利亚联邦银行(Commonwealth)与西太平洋银行(Westpac)的成本压力更大,这两家银行的住房贷款增速已经放缓。

去年,澳大利亚联邦银行的布里斯班信贷处理中心已经裁掉了150个岗位,并出售了全球资产管理公司Colonial First State Global Asset Management 和陷入困境的寿险公司CommInsure 以缓解经营压力。

无独有偶,西太平洋银行在过去几年一直在裁员,从2017年年报数据看,该行员工人数同比又少了1%。

全球银行谁在裁员

德意志银行这几年风波不断,因为亏损而不得不大幅裁员。2018年,德意志银行投行部或将减少500名员工。从该行去年三季度财报来看,投行部成本收入比已经从74%上升至了87%。该行CEO John Cryan 坦言,“我们的员工已经过多了,中后台员工数量比前台还多,其中一半人的岗位可以被科技替代。”

去年,瑞信裁掉了3050名承包商和咨询顾问。但同时,该行的合规部与投行部还在扩容,值得一提的是,该行从瑞银集团挖角了不少投行人才。

美国银行已经裁掉了10个交易员,该行更多的交易员正面临被解雇的风险。该行去年斥巨资25亿美元投资科技,包括人工智能。

巴克莱银行虽然没有裁员计划,但奖金将会缩水。从数据来看,该行成本也面临调整压力,但该行CEO Jes Staley认为,“消减自己的人员并不会使你走向成功,通过这种方式改善业绩的最终都会失败。巴克莱不会裁员,但会减少奖金。”同时,该行在权益部门和电子部门还在继续招兵买马。

花旗银行没有提及缩减成本计划,同时该行股票交易和股权资本市场部仍在扩容。

显而易见,全球银行都在储备自己的科技能力,对科技人才求贤若渴。KPMG's银行业负责人Ian Pollari 表示,“随着更多流程自动化,部分岗位流失不可避免,但是招聘更多科技人才也会面临相应的问题。”

他称,银行面临的挑战是,他们正在与国际技术公司竞争高科技人才,这意味着,银行需要提供更优的薪酬待遇,这势必会对成本造成压力。



近期热点新闻:




版权所有 © 天涯信息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用户条约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