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切换:【繁體中文】

Peter Kwan
Sylvia Wong
Christine Q Xu
昆士会计事务所
佳丽婚介

分享
新闻 >>   股市财经 >>  正文

金盾股份董事长坠楼背后:他借到都没人肯借了

来源:澎湃新闻网       发布时间 : 2018-02-01 20:01:29 发表评论

浙江金盾风机股份有限公司(300411,金盾股份)董事长周建灿的坠楼离世,对该公司的影响尚未消退。

 

2月1日,绍兴市上虞区章镇工业园区因春节来临冷清了许多,金盾股份(300411.SZ)同样放慢了节奏,车辆、工作人员出入比平常少了好多,但证券代表陈梦洁已经连续工作两天未睡觉,当天下午正在接待其中一波媒体。

 

此前一天的1月30日晚间,上虞新闻网报道称,当天下午5时许,上虞公安110指挥中心接警,一男子在上虞国际大酒店坠楼身亡。经公安现场勘查,初步确定坠楼者为一公司董事长周某。具体原因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此后,澎湃新闻记者多方了解到,坠楼离世的正是现年55岁的金盾股份董事长周建灿。

 

由于周建灿和其儿子周纯作为行动一致人,已基本质押了其持有的全部金盾股份股权,加之周建灿在外融资、被追债的传闻喧嚣尘上,上市公司金盾股份不得不停牌以对。

 

2月1日,金盾股份总经理、代理董事长王淼根在与澎湃新闻等媒体交流时表示,周建灿从2015年12月公司成立开始,就只是财务投资,在公司章程中,也说明其不参与任何经营管理,上市公司也未给金盾集团和周建灿本人担保过,两家公司产业、位置、股权都是独立的,甚至周建灿本人在金盾股份都没有办公室。

王淼根还强调,目前上市公司的日常生产经营没有受到周建灿先生意外去世的影响。

 

目前,上虞警方仍在就周建灿本人坠楼的原因在进一步调查。

 

不过,金盾的一位高管提到,周建灿的夫人在其出事后曾表示,现在想来,周建灿确实有抑郁的表现。

 

至于具体原因,仍无定论。

 

澎湃新闻记者在采访期间碰到一位周建灿旗下金盾集团的债权人表示,“去金盾集团收账时才知道这个事,金盾集团欠我近千万货款,上周去金盾集团堵门的人有不少,这两天来的更多。”

 

对于实际控制权变更没有最终方案

在2月1日接受包括澎湃新闻在内的媒体采访时,金盾股份对于外界关切的与对外担保、债务关系、质押股票现状等问题,逐一进行了回应。

 

1. 金盾股份和金盾集团是两个平行主体,大股东都是周建灿。

王淼根表示,上市公司全称为“浙江金盾风机股份有限公司”,与“浙江金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盾集团”)”是两个各自独立的法律主体,同一个大股东,即周建灿。

 

王淼根还称,目前周建灿个人目前工作重心主要在金盾集团那边,在金盾股份周董只是财务投资者,在公司成立之初大家约定周董作为财务投资者不参与任何经营管理,公司创立时,周董事长控股51%股份。

 

“公司发展至今,包括2014年底上市,我们的战略规划及重大决策都是以我为主的团队在经营管理,包括2017年实施的重大资产重组,收购两个军工产业的标的也是以我为主的实际经营团队来主导的”,王淼根称。

 

2. 周建灿父子质押股份暂不存在平仓可能

1月31日晚,上市公司金盾股份披露,周建灿及其一致行动人周纯合计累计质押公司股份6913.90万股,已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9.93%。

 

王淼根表示,“周建灿是自然人股东,质押股份是个人行为,目前我们了解的情况来看,暂时不存在平仓风险”。

 

3.为何质押信批不及时

根据2017年11月28日金盾股份公告称, 周建灿及其一致行动人周纯合计累计质押公司股份5160万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74.58%,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9.58%。

 

但周建灿出意外当晚,金盾股份才发公告称,其质押的股份已经占所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9.93%。

 

对此,有媒体质疑大股东股东质押一直未被披露存在信批违规的问题。

 

对此,金盾股份方面解释称,由于周建灿董事长未及时履行义务,在股份质押后2个交易日内通知到公司董事会,因此他最后的2笔质押并未及时公告。公司证券部在周董事长逝世后,彻查公司股份质押的详细情况,从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了解到有这两笔质押,并在了解这一情况后在当天的公告里进行了披露。

 

4.上市公司没有给金盾集团做担保

王淼根称,上市公司没有任何对外担保的情况,也不存在给金盾集团担保的情况。两家公司产业、地理位置、资产财务都是独立的,股权上也不存在直接关系。上市公司是必须要独立的。

 

5.周建灿不存重复质押问题

金盾股份方面表示,按正规的质押相关要求,不可能存在重复质押,因为质押需要经过中登公司登记,同一笔股份,无法完成两次以上的重复冻结,中登公司登记不了。按照证券交易所规定也是不可能重复质押。

 

6. 对于实际控制权变更没有最终方案

王淼根表示,公司其他股东的质押比例较小,无平仓风险。目前周建灿股份质押的平仓风险由其子周纯承担。

 

“对于实际控制权变更的最后结果,我们还在探讨,没有最终方案。”王淼根表示。

 

7.上市公司银行贷款只有1.995亿

王淼根称,目前各银行对我们的授信约6.2个亿,实际金盾股份银行贷款只有1.995个亿,由此可见没有很大的资金需求,公司财务非常健康。

 

王淼根表示,“我们资金需求的逐步扩大,是由于两个方面:一个是业务稳健增长;二是为了增强地铁、隧道工程总包的考虑,所以用自有资金收购了同风源51%的股权。红相科技和中强科技作为新加入的子公司,应收款收回更快,负债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金盾集团债权人上门

周建灿在上虞当地也是一位传奇人物,年轻时以3万元开始创业,在其不幸离世前已经创下数十亿资产。

 

而熟悉他的朋友对他的评价是,人很好、低调、内向,不太喜欢应酬,做事喜欢自己一个人抗。

 

一位曾经与其一起创业的人士就告诉澎湃新闻,“知道他缺钱,但他基本没跟朋友说过。”

 

多处信源表明,周建灿近期确实受到极大资金困扰。

 

记者在采访期间碰到一位金盾集团的债权人,他告诉澎湃新闻,“去金盾集团收账时才知道这个事,金盾集团欠我近千万货款,上周去金盾集团堵门的人有不少,这两天来的更多。”

 

而周建灿坠楼后,有微信公众号发表题为《周总,通往天堂的路您走好——写在金盾股份董事长周建灿坠楼之际》文章称,“这几天我一直在和多路资金方沟通、落实您委托的1700万股票质押融资3.2亿元的事情,直到昨晚11点左右,我还在为您和资金方沟通和您见面、商谈春节前放款的一些细节问题。”

 

记者联系该文作者所在公司中汇智胜(北京)财务顾问有限公司,证实了确有上述情况。

 

根据文章所述,受周建灿所托,上述公司为其提供1700万股股票融资3.2亿元的财务服务,从双方所签之协议可看出,周建灿为这笔融资付出的利息是11%,如果融资成功,周建灿还需要向财务公司支付640万元的财务费用。

 

“这两年,基本是通过民间借贷和融资公司在筹集资金”

 

对于周建灿为什么需要如此大的资金量,周建灿曾经的一个项目合作伙伴表示,近两年周建灿步子迈得太大,2016年时金盾股份定增时认购了近6个亿,而这两年,周建灿上马格洛斯无缝钢管项目,投资非常大,分了两期投了20几个亿,目前还没有达到满产。另外,2017年还投了一亿多消防生产线。此外,这两年集团公司征用了园区2000多亩地,建造集团大楼。

 

“这两年,周建灿基本是通过民间借贷和融资公司在筹集资金,尤其到年底融资主要是为了补充流动资金,另外用来置换此前的贷款,借到都没人肯借了。”该人士表示。

 

但对于周建灿走到这一步,这位合伙人是想不到的。

 

在采访过程中,金盾股份一位高管告诉澎湃新闻,“在周建灿坠楼后,周建灿的夫人曾表示过,现在想来,周建灿确实有点抑郁的症状”。



近期热点新闻:




版权所有 © 天涯信息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用户条约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