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切换:【繁體中文】

Peter Kwan
Sylvia Wong
Christine Q Xu
昆士会计事务所
佳丽婚介

分享
新闻 >>   中国瞭望 >>  正文

香港多所大学校长接连请辞的背后原因

来源:多维       发布时间 : 2017-10-11 20:13:05 发表评论

刚刚过去的九月底,香港理工大学校长唐伟章突然向校内师生致电邮,宣布将于2019年之初届满之际不再续任并退休,至此,香港屈指可数的几间著名高等院校中,已有4位在任校长将在接下来的一年内陆续辞职。

在唐伟章之前作出离任决定的分别是香港大学马斐森(Peter Mathieson)、香港科技大学陈繁昌及香港中文大学沈祖尧三位校长。今年2月,马斐森突然宣布将于2018年初卸任港大校长职务,而他的合约原本至2019年3月完结,且决定接受的爱丁堡大学校长一职,薪金水平较港大连折半都不到。

无独有偶,任职已接近九载的香港科技大学校长陈繁昌,也在今年6月向校董会正式请辞,并将于2018年9月提早离任;而将在明年6月合约届满的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沈祖尧,于去年也曾表明希望可以提早“交棒”下任校长,早些卸任。不只如此,再加上浸会大学、岭南大学两所院校现任校长的任期也将于明年陆续完结,届时连同港大、科大、理大及中大,明年香港八所大学中或有六所大学需换校长。

如此密集且极不寻常的校园人事更迭,注定由此引来舆论将事件串联后的猜想和疑虑。流言蜚语的真真假假旁观者难以明辨,但在喧嚣与令人困惑的视听氛围混淆干扰下,如能冷静拨开迷雾,相信关心香港事务的人们仍能从中洞察一二。

暂且搁置诸如校内管理层的人际角力、几位当事校长的个人前途谋划等因素不论,仅就校长们接连请辞之事所处于的社会背景和政治气候如何,便值得用心思洞见这二者之间是否存在内里联系。无须赘述,近年愈发凸显的港独思潮和激进本土主张正在刻蚀香港现代成就和文明积存,其所导致的香港社会内部撕裂和陆港冲突,无不令人看在眼中忧在心间,然而最近以来,这种撕裂与冲突仍在断续地上演,个别场域的矛盾甚至还有进一步激化引爆之势。

这里的“个别”并无他指,说的就是香港校园——仅仅是近期新学年之际发生在香港多间大学校园内的民主墙事件,就于陆港之间又一次掀起了舆论撕扯的波澜。而这一面小小民主墙撕裂的背后,折射出的更是近年来香港校园政治事件频发的诡谲现实。无论是2015年陈文敏因副校长任命遭港大校委会悬置并最终否决,招致学生冲撞校委致人员受伤,还是同一时期,浸大在遴选新校长的表决前夕,遭抗议流程不公的学生围堵占领会议室,亦或是香港城市大学学生会为反对校方接纳疑有政治色彩的商业捐款,曾当着前特首梁振英之面大闹捐款典礼仪式,这些都显示了香港校园气氛政治化日益严重的趋势。

但当港校师生因热衷政治而影响外界对其观感的同时,其校园内的泛政治化抗争方向,却已在潜然发生演化。如果说过往诸如抵制人事任命或抗议校务决策管理等行为,目的多出于学生的反建制、反官僚主义主张,那么如今,甚多发生在校园的抗议言行,则已逐渐转向陆港对立、本土排斥甚至是抗拒“一个中国”等命题,更侧面助力到港独谬误思潮蔓延盛起。

促人痛惜的是,一些香港校园中令部分学生倍感为傲的自由形态确正日益扭曲,甚至有流向低劣化、民粹化的趋势。从包括民主墙事件等中可以看出,今时香港校园的政治表征,已是一副暴戾无序且异化走样的图景:不少学生以激进投入社会运动为豪,恣意突破民主社会的政治道德底线和作为国民应有的基本价值观,其言行实为对国家历史文化认知粗浅,以及缺乏法治意识和法律常识,加之部分年轻人枉顾伦理约束,言行反智,缺失最基本的道德观念。

这不禁使人困惑,在香港校园被本土专横政治气候和暴力化的政治表态所绑架,直至已成今日情势重笃之际,包括校长在内的这些学校管理当局到底又做过什么介入与校正措施呢?

然而,事实却让人遗憾且错愕。直到近期关于港独与反港独的大战集中于香港校园爆发之前,由于学校行政管理方和大学学生权利组织长期沉积的扭曲性关系,其所赋予学生会或学生极大的自由发挥空间,使得校管当局对后者一直颇为忌惮,加上港独近年已愈发牢固地透过垄断不同传播媒介绑架校内舆论空间,构筑了片面的舆论寡头霸权,校长乃至学校当局普遍囿于校园言论自由的道德谴责和社会舆论压力,最终选择了对校园港独宣传采取熟视无睹、不闻不问的消极暧昧态度,直至此次民主墙事件事态恶化,才迟来地做出亡羊补牢式的立场表态和干预举措。

校长及校方常年以象牙塔内的自由空间、立场中立为由,实际行姑息绥靖之治校管教方式,本质只是为爱惜羽毛之利益考量。这样做不但致使校园失色沦为部分学生群体沉湎港独的庇护场所,更令高等学府无法专研学术,陷入喧嚣风波不绝。仅以学术实力领衔的香港大学为例,自马斐森校长上任不足半年,正是“新官上任三把火”之时,港大学生便参与占领运动,之后港大不断卷入政治风波,包括港大法律学院副教授戴耀廷在占领行动期间涉嫌接受匿名政治捐款、法律学院前院长陈文敏遴选副校长事件等,令外界不禁感叹政治波动对校园运作的干扰以及身为至高决策者的校长的不作为。

而正所谓物极必反,上述事件的叠加刺激,已经促使涉港更多方开始检讨导致港独催生泛滥的教育层面症结,对于香港院校运作机制的结构性缺陷也不再回避,并开始反思。实际上,这个七一抵港庆贺特区成立二十年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就早已言明了香港勿触的三条底线,即任何危害国家主权安全、挑战中央权力和香港特区基本法权威、利用香港对内地进行渗透破坏的活动,都是对底线的触碰,都绝不被允许。故以此标准量判,上述冒现于校园内的异化意识形态和危及社会公共文化空间的错误思潮,显然逾越了国家划立的政治红线,而作为对此负有矫正义务的责任方,各大学校方的管理当局自然难以推诿,所以,如此来看,马斐森校长们的请辞动作也自然就合情合理并在所难免了。



近期热点新闻:




版权所有 © 天涯信息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用户条约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