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切换:【繁體中文】

Peter Kwan
Sylvia Wong
Christine Q Xu
昆士会计事务所
佳丽婚介

分享
新闻 >>   中国瞭望 >>  正文

王岐山去留未明 中纪委反腐成败如何

来源:VOA       发布时间 : 2017-10-10 19:29:28 发表评论

中共19大召开之日临近之际,中共党内最有权势的机构之一中纪委周一召开18届第8次全体会议。中国反腐运动的直接领导人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数月来遭到流亡富商郭文贵在海外持续爆料,他的去留和政治前途成为舆论瞩目焦点,其过去五年领导的反腐运动成败得失也是分析人士关注的重点。

这次会议是中共19大前的最后一次中纪委全会,会议总结了过去五年反腐肃贪成果。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在会上发表了讲话,但其谈话内容没有公布,而且党总书记习近平没有像往届中纪委全会那样到场讲话,更加促使人们对这位中国反腐沙皇在19大后的动向纷纷揣测。有报道称这次会议实际上是王岐山的告别演出。

王岐山去向

长期观察中国党政事务的历史学者章立凡对美国之音表示,仅凭王岐山在中纪委全会的讲话内容未予公开报道和习近平未到场讲话这两件事不足以得出习王关系出现裂痕或者王受到冷落的结论。

章立凡:这个好像也有人在评论,说是不是冷落了?现在本来就是一个纷乱的阶段,很难就说仅凭这点资讯他们俩关系就破裂了,好像也没法证明。没有报道他(王岐山)讲话的内容,我觉得单凭这两件事还不足以证明发生了什么变化。

中纪委网站2014年8月开启的学思践悟专栏被认为是中纪委系统最高规格专栏,其评论文章均需要王岐山过目或首肯。该专栏10月8日发表了题为“关键在组织创新最终靠班子队伍”的文章,并在文后附上编者的话称“今天就要同大家作别。”上述专栏编者的作别引起各方注意,香港明报认为十八届中纪委就此落幕意味明显。

历史学者章立凡对此表示了审慎的看法。

章立凡:这个栏目的作别和(王岐山)这个人的作别之间有没有关系或者是不是表达这种信息?现在大家看,觉得王离开中纪委岗位可能性比较大,现在普遍这么看。但是这两者之间仍然缺乏一个必然的逻辑关系。或者如果我们能证明这个栏目原来就是他的个人栏目,那也可以。但是这个现在也无从证实。

香港苹果日报引述的消息指69岁的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已确定在十九大卸任中纪委书记。

苹果日报报道说,有学者认为王是“功成名就”;但也有评论指,中纪委迄今未能建立真正有效的反腐机制,过去5年反腐只是表面工夫;更重要的是,王岐山在最后一刻被踢爆家族涉巨贪,如不能自证清白,王岐山就是中共史上最大的贪官,而中共反腐就是骗局。

该报援引中国官场观察人士、明镜集团创办人何频的话说,“王岐山过去5年调查那么多人,谁来调查他?”何频表示,王岐山若不能自证清白,就有可能是“中共史上最臭的贪官”。

习王关系

路透社报道称,这次中纪委全会可被看作为王岐山反腐庆功的大会,然而他在党内引起太多非议,让习近平难以承受,因此有可能按照 “七上八下”的党内接班潜规则让王岐山退休。

在北京的历史学者章立凡认为,即使让王岐山19大退休,习近平出于自保的需要,也一定会力保王岐山,否则他等于被卸掉了一个臂膀。

章立凡:(习近平)不可能否定王岐山和中纪委这五年来的工作。如果那样,等于习大概这五年也就没什么政绩了。从这一点上,他肯定要保王平安,无论是着陆、退休还是继续延伸他的权力,他都必须从政治需要的角度,他可能都需要保这个王。这可能也是对立派系的猛攻,包括郭文贵的猛攻所造成的一种反弹,促使了习王的团结。

中纪委和国监委

声称作别的中纪委网站栏目1月8日发表的文章强调组织创新依靠班子队伍。文章表示,中央纪委着眼纪检工作长远发展,实施组织创新,打开选人用人视野,从组织、宣传、政法、外交等等领域选拔纪检干部。

章立凡指出,这种组织创新和依靠纪检人员来反腐肃贪无法摆脱人治和治标不治本的窠臼。

章立凡:中纪委这种制度能限制官员、即便是贪官的人身自由,甚至也爆出一些刑讯逼供的情节。中纪委,大家经常把它叫作东厂,说明中纪委就是一个中共执行家法的机构。这对于中共的形象和执政地位都不好。那是不是有了监察委员会就更好?我觉得还得观察,未必能更好,因为从根本上来讲,不是什么政治体制改革。

200万党员干部遭查处,不含元老家人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18大上任以来,高调提出依法治国、反腐倡廉,出台若干纪律规定,拿下周永康、令计划、郭伯雄、徐才厚等显赫高官,最近又将曾被视为未来接班人的孙政才以贪腐罪名查办。

据官方公布的数字,五年来有近200万违纪涉贪腐的党员干部遭到王岐山领导的中纪委系统查处。习王反腐的力度大大超出江泽民和胡锦涛时代,社会大众广泛支持。不过,由于互联网和媒体信息的严密封锁,中国普通民众一般不甚了解国外媒体所披露的涉及中共领导人家族和权贵利益集团的贪腐行径。海外媒体对巴拿马文件等涉嫌藏匿因权力寻租所获巨额资产的报道在中国境内遭到屏蔽。

另一方面,中纪委通常对涉及中共元老和高层的家族贪腐丑闻及海外媒体调查报道保持沉默,而且这五年期间落马的涉贪者几乎都是出身平民和家庭背景一般的官员。习王的反腐运动因而备受批评者诟病,被指为权力斗争清除异己的选择性反腐。

阳光法案千呼万唤不出来,从说说而已到不准说

对于中国所面临的严重腐败问题,章立凡指出,关键在于制度。他认为,一部监督官员公布财产的阳光法案的反腐效果,当然非中纪委用不透明方法施行中共家法治贪可比,但是中共惧怕公布财产会动摇其政权的根本。

章立凡:体制内非常之担心,就提出来好像公布财产就会天下大乱,担心共产党的政权就此不保。所以现在谁也不敢试这一步,谁也不敢承担这样的责任。所以现在就是靠内部整肃来肃贪。中纪委审查处置官员的过程是不透明的,远远不如一个阳光法案,让所有的官员所有的(权贵)家族公布财产。但是这个可能触动到中共这些权贵利益集团的根本。所以他们大概就不敢做呗。

2012年北京两会前,中国学者胡星斗致函中国全国人大,呼吁制定阳光法案。他表示,世界各国的经验证明,收入与财产实名、申报、公开制度是反腐败的“终极武器”,是贪腐的治本之道。目前,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制定了关于公务人员财产申报的阳光法案。

同年3月,中国媒体财新网曾言之凿凿地表示:官员财产申报和公示法能否出台,是检验官员们是否以人民利益为重的一块试金石。财新网在其报道中共18大的版面中提到,中国20多个地方的官员财产公开试验使命已经基本完成,全国层面上的制度设计也已具备条件,只需政治决断。

2012年11月9日,时任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对中外媒体表示,在制度上建立一套完备的、便于群众监督的办法,才是管好自己的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最有效的途径。

章立凡:2013年的人大召开前,那个每年都提阳光法案的人大代表自己说,他被告知今年不要提这个提案了。也就是说,从18大换届以后,连阳光法案作为一个法案提出都被制止了。那从这个事情来看,可能就是中共内部一个政策上的根本性转变,就是不许提了。看起来很有个人风格,但是这个个人风格也未必就是属于中纪委。

2013年春,一些中国维权人士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地举牌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结果遭到镇压,北京公民许志永等人被以跟反腐和公示财产无关的罪名判刑数月至数年。

同年10月,中共党媒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曾发表单仁平的社评反对在当时中国要求官员公布财产,担心在网上公开官员财产之后,中国社会将陷入一场难以自控的意识形态争鸣和动荡。

今年6、7月间,网上再次传出红二代知名人物马晓力等中共老党员致信中共领导人,强烈要求从十九大开始,出席十九大会议的代表们,十九大选举产生的中央委员会委员、候补委员和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对外公示财产。

10月10日,中纪委网站发消息称,十八届中央纪委向十九大的工作报告审议程序有了新变化,一是将中央纪委工作报告稿交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和政治局审议后,与党的十九大报告稿、党章修正案一同在党内征求意见;二是中央纪委工作报告稿经十八届中央纪委八次全会审议通过后,先提请于10月11日召开的党的十八届七中全会审议,再由七中全会提请于10月18日召开的党的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审查。

中纪委网站指出,审议程序的调整,充分体现了党章要求和党中央的集中统一领导。



近期热点新闻:




版权所有 © 天涯信息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用户条约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