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切换:【繁體中文】

Peter Kwan
Sylvia Wong
Christine Q Xu
昆士会计事务所
佳丽婚介

分享
新闻 >>   中国瞭望 >>  正文

习近平封了江家的口 散了江家的财

来源:看中国       发布时间 : 2017-09-27 20:52:52 发表评论

       中共十九大前夕,北京当局对江泽民长子江绵恒作为第二大股东的凤凰卫视进行了强力整肃,同时对其掌控的中国联通推进混改。海外资深媒体人士指出,这无疑是对江系的釜底抽薪,既体现了习王反腐败进行到底的决心和信心,同时开始强力收缴江泽民家族的资产,这是习近平十九大上全面掌权,扫清一切障碍,中共高层博弈中最关键的临门一脚。

  同时分析人士还指出,联通混改表面上看是经济领域的“夺权之战”,真正的目的是政治领域的“夺权之战”。围剿江泽民家族已进入收网阶段,“中国第一贪”江绵恒的好日子不多了!

  体制内媒体 凤凰卫视被高调整肃

  十九大前,凤凰卫视被高调整肃,三档节目《锵锵三人行》、《时事辩论会》、《震海听风录》9月12日被同时叫停,此外,近期已有大半王牌节目被警告和约谈,包括《一虎一席谈》,甚至解析军事动态的《军情观察室》。

  时事评论员横河分析表示:凤凰卫视它从来就不是一个独立的媒体。中共对真正的港澳台的媒体它只有渗透和控制,因不归它管,即使它控股它也不能直接叫停,而且它一停就是好几个节目。因为凤凰卫视靠的就是这种政治评论节目,一下停这么多等于是自杀行为,如果是凤凰高层的话,它不会采取这种行为的,只有比它更高的才能下达这个通知。

  《锵锵三人行》主持人窦文涛曾在2011年6月8日的一期节目中说:“我们凤凰台属于体制内。”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行政总裁刘长乐也曾表示:“央视是大哥、我们是小弟”,所以是一家人。

  前凤凰资讯台新闻总监庞钟说,凤凰实际上是中共在海外媒体的一个视窗,是受到中共江派控制的,一直起到了小骂大帮忙的作用。“有些国内没有的,它也敢说两句。但是在一些重大的,原则性的问题上,它都是有口径的,而且一直是受中共宣传口这方面的监管的。”

  江绵恒是凤凰卫视第二大股东

  香港《苹果日报》曾报导,前中央广播电台官员、凤凰卫视创办人刘长乐,于2011年曾为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唱红打黑”大造声势,薄熙来失势后仍为其“漂白”提供舆论阵地,为此遭当局警告;在“政法王”周永康被查之初,凤凰卫视又尝试用舆论打救周永康。而薄熙来和周永康曾计划联手搞政变迫使习近平下台。

  凤凰去年多次被中共网信办处罚。其中,2016年8月17日是江泽民的90生日,陆媒悄无声息。据港媒爆料,网传凤凰网旗下的凤凰财经官方微博发文“祝寿”,引发“重大政治安全差错事件”,中共网信办立刻去电“询问”,并下令删除。

  《联合早报》报导,江泽民长子江绵恒就是凤凰卫视策略股东。维基百科称,江绵恒曾通过上海联和投资有限公司投资凤凰卫视等企业,出任董事会副董事长;美国之音则指江绵恒是凤凰卫视的第二大股东。刊登在美国之音题为“凤凰卫视中移动结盟发展无线媒体”一文指出,2006年6月,中国移动的全资子公司中国移动(香港)出资12亿港元,购入凤凰卫视19.9%股份,成为第二大股东。而江绵恒正是中移动的真正老板。刘长乐是第一大股东。

  时事评论员夏晓强表示,凤凰卫视被习近平当局整肃,主要还是中共高层的政治博弈原因所致。

  评论认为,凤凰卫视控股有限公司成立之初,就投靠了江家门下。在江泽民的支持下,不遗余力为江泽民集团的政治和经济利益站台和服务。在习近平上台前后,在与江泽民展开激烈的政治博弈中,凤凰卫视充当了江泽民集团的帮手,曾经利用媒体给薄熙来、周永康站台,也不断释放对习近平反腐不利的新闻和评论。因此,习近平当局针对江泽民集团反腐打虎的持续升级,整肃和清除江集团控制的媒体也是一种必然趋势。

  联通混改方案获股东大会通过

  习近平在十九大前夕,不仅在媒体宣传上封了江家的“口”,同时在经济利益上也散了江家的“财”。

  陆媒《北京晨报》9月22日报导,中国联通的混改方案在一个月前正式发布。该方案此前已获国家发改委和国资委的同意,在股东大会通过之后,还需要获得证监会的批准。

  8月16日晚,联通混改方案公告发出后又神秘消失。8月20日晚,中国联通的公告一直拖到了半夜才发出。

  《北京晨报》报导,在9月20日举行的临时股东大会上,中国联通和百度、阿里、腾讯、京东等四家战略股东的业务层面合作已进行实质性谈判,主要围绕新零售、云计算、家庭互联网和物联网等四个方面展开。

  联通混改方案披露 股价一路下跌

  《北京晨报》还报导说,作为央企混改第一股,中国联通的混改进程备受市场关注。

  在混改方案披露并复牌后,中国联通的A股股价曾连拉两个涨停板,但在第3个交易日冲高回落后,股价就一路震荡下跌。截至9月20日,该股股价已跌至7.21元,被彻底打回原形。

  中国联通是江绵恒控制的“电信王国”之一

  据《江泽民其人》一书中介绍,1994年,江绵恒用数百万人民币“贷款”买下上海市经委价值上亿元的上海联和投资公司(以下简称,上联投),开始了他的“电信王国”生涯。江绵恒控制的“电信王国”包括中国联通和中国移动(中移动)等。

  表面上上联投是国企,但实际等于江绵恒私产。

  联通被选为央企混改第一股 《华尔街日报》:用意明显

  2015年2月中共中纪委巡视组在巡视联通等6大央企后,给出巡视反馈中就指出联通高层存在“搞权钱、权色交易”。

  2015年9月24日,中共国务院发布了“国务院关于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意见”后,江绵恒控制的联通被选为中共国企改革重头戏。《华尔街日报》今年8月18日撰文“中国联通混改乌龙凸显国企改革障碍”指出,当局以利润丰厚的中国联通试点,用意明显。

  联通今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人民币24亿元(合3.59亿美元),同比增长68.9%。利润可观。

  外媒报导说,利润丰厚的联通一直被认为是江泽民家族的摇钱树。

  另有报道,据知情官员吐露,该交易基本由政府主导,而非受市场力量驱动。上述知情官员还透露,国资委随即会同工业和信息化部等其他部门,加大了国内联通引入外部投资者的混改力度。

  台湾资深媒体人:联通混改有政治操盘的意味

  据联通披露方案显示,战略股东们将投资约120亿美元,收购联通109亿股份,占国内联通总股本的35.2%;同时,中国联通还将向核心员工首期授予约8.5亿股限制性A股。

  上述交易完成后,中国联通集团公司持有联通A股比例从63%降至36.67%,仍是联通最大股东,但不再占有绝对主导地位。而新引入的投资者将合计持有联通A股35.19%的股份,形成混合所有制多元化股权结构。

  混改后,A股公司董事会结构也有重大变化,由国家派员3人,联通人员降至2人,国企投资者进入1人,民企投资者新增3人,另设独立董事。

  台湾资深媒体人唐浩分析认为,这很罕见,一次把一家“根深蒂固”的派系企业,从63%的股权稀释到37%,与其他“新股东”几乎同比,可以看出这是一场以“市场化”的包装来稀释联通母公司股权的夺权之战。

  唐浩分析,联通幕后大老板被指是江泽民的长子江绵恒,这次一下子就出售109亿股,而且是卖给这么多家“亲习”的大企业,这背后,已经可以嗅出,有政治操盘的意味。这也显示出,有高层已经被“收编”或被“施压”来卖出这么多的股份。

  习近平扼制江家金融命脉 联通混改马云加入有寓意

  有港媒指称,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被指是新任重庆市委书记、习近平的接班人陈敏尔飞黄腾达的助力人。

  《明报》9月23日报道,浙江官场消息人士称,马云在创业之初,陈敏尔帮过马云,马云欠陈敏尔很大的人情。阿里巴巴总部设在浙江杭州,陈敏尔主政贵州后,马云参与了建设“云上贵州”。

  今年6月21日,王岐山在陈敏尔陪同下,特意在调研期间考察贵阳大数据应用展示中心。

  《北京晨报》报道称,阿里也将在中国联通进行云计算项目。

  外媒报道说,联通混改就是为了“扳倒江家摇钱树”。

  海外资深媒体人庞钟本月27日对记者表示:十九大前,北京当局对江泽民长子江绵恒作为第二大股东的凤凰卫视进行了强力整肃,同时对其掌控的中国联通推进混改,这是习近平十九大上全面掌权,扫清一切障碍,中共高层博弈中最关键的临门一脚。

  他还指出,“江绵恒‘电信王国’的天平出现颠覆性倾斜,联通混改表面上看是经济领域的‘夺权之战’,真正的目的是政治领域的‘夺权之战’。从这两个事件中可以看出,围剿江泽民家族已进入收网阶段,‘中国第一贪’江绵恒的好日子不多了。”



近期热点新闻:




版权所有 © 天涯信息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用户条约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